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圖騰全

圖騰(totem


原作:thisguy
翻譯:恨生劍舞
排版:zlyl
字數:85593字
txt包:(77.43kb)(77.43kb)
下載次數:69





第一章

在擺放古老圖騰的展覽廳里,抑壓著的笑聲自正在參觀的學生中響起——就如帶領學生參觀的導游小姐所預期的一樣。而在引學生們發笑的罪魁禍首,正是那呆呆地站在展品臺上男性雕像;而當說到『性』這回事,學生們是絕對會忘記該守的規矩的。即使是平常在參觀時最為認真的吉娜,也在她朋友森姆和金馬倫耳邊打趣說:

【看,他那話兒長得可以用來釣魚了?!?br/>
【是啊,不過他可得小心不要被魚勾勾到?!拷瘃R倫打趣的回答著。

飽受噪音虐待的導游小姐耐心的等候學生們冷靜下來,似乎早已經習慣了他們這必然的反應。直到學生們的私語停下時,她才開始投入到她那演講中。
【不要看這雕像這個樣子,它可是這展覽館所有關於美洲早期的文物中,最貴重的收藏品之一。它是一個古老的圖騰,很可能是代表著生育的精靈?!克O聛碜寣W生笑夠之后才繼續說:【已前巫師利用像這樣的雕像來召喚精靈附體,藉以獲取超自然力量。在很多部落中,巫師都是世襲的,而雕像亦會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像是價值連城的珍寶一樣。好了,有沒有什么想問的?】

讓學生們問了一兩個問題之后,導游便帶領學生到下一個展覽廳去。森姆、吉娜和金馬倫這時卻稍為墮后。他們都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勤奮學生(書蟲),也經常一起行動。

他們雖然受到同學們的尊重——森姆和金馬倫都有玩拳擊,而吉娜是學校體操隊的成員,這讓他們沒有機會享受到書蟲所必須忍受的辱罵和欺凌——但他們從來都不是群體的中心。

金馬倫比較高廋,黃棕色的發色加上高高凸起的喉結;森姆則比較矮,也較為結實,黑發加上深褐色的眼眸;吉娜身形嬌小而苗條,但仍有足夠的曲線妨礙她的體操練習。

吉娜把她一頭金發結成辮子,面上帶著的厚邊眼鏡只會在睡覺時才會除下。暗地里,森姆認為若吉娜換上另一個發型,穿上一些較女姓化的服裝,再加上一對隱形眼鏡,會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然而,他從沒有打算和她說這些話——吉娜在氣憤時舌頭可是很毒辣的,而且森姆對著女孩子時總是比較怕羞,即使那是他的好朋友。

由小學開始他個三人己是好朋友,其由金馬倫性格比較外向,口才亦較好。而森姆雖然不太說話,但卻是三人中的領袖。

細意地打量了那個雕像一會兒,金馬倫說出了他的感想:【我可不認為這是藝術品?!?br/>
【這我就不清楚了,】吉娜笑著說。

金馬倫突然對森姆說:【森姆啊,你有印第安血統,是嗎?你可能是某個巫師的后代啊?!?br/>
【我父親是印第安混血兒,】森姆承認這一點:【但不大可能和它來自同一個部落?!?br/>
吉娜望了望雕像傍的介紹牌,說:【它說這東西是在這兒附近發現的。你父親也是這兒土生土長的,是吧?】

【那就沒錯了!】金馬倫叫道:【去吧!把精靈召喚出來??!】

【哈!哈!】森姆心虛的笑著。事實上那雕像讓他覺得有些心煩。為了表現得勇敢一些,他笑完后裝模作樣的說著【來吧,精靈??!】,同時用手輕拍雕像的頭部。

但當他接觸到那用粗糙的粘土時,卻感到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倒向后方。吉娜和金馬倫立時扶著他,防止他跌倒。

【怎么了?】吉娜擔心的問道:【你還好吧?】

【沒事,】森姆含糊地說,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些。他的耳邊響起低沉的隆隆聲,像是海螺中的海浪聲一樣。他感到眩暈,四肢無力。

【你碰到什么嗎?】金馬倫緊張的問道:【不是觸動了警報吧?】

【算了吧,】森姆說,努力的令自己站穩,【我們去追上其他人?!?br/>
他們急急的追著其他人進入另一個展覽廳。森姆耳邊的隆隆聲隨著他的腳步不斷加大。突然,他感到腳下的地面似是消失了?;尹c在他眼前飛舞,而他的視線卻集中在前方的光亮處。他像是在云上飄浮著。接著,一切都變成漆黑一片。
第二章

當森姆醒來時,他已經身處一間白色的大房間內,床邊圍著數個身穿白衣的人。他的雙手有些疼痛,而押著頭皮上的硬物則讓他發癢。好一會后,他才意識到他正躺在醫院里;手上打著點滴,而感應器則貼在他胸口和頭皮上。

一個比較年長,作醫生打扮的人上前問他:【你好,森姆。你現在的感覺如何?】

森姆想了一會。他感到有些頭暈和虛弱,耳伴仍聽到那些叫喊聲,但已是非常輕微。

【我想我已經沒事了,】森姆說:【發生了什么事?】

【你有記起什么嗎,】醫生(森姆這樣想)問他。

【我在博物館里,】森姆回憶著:【所有東西像是變成灰色  我想我一定是暈倒了?!克鄲赖卣f著。

【不只是暈倒啊,】醫生說:【你足足昏迷了三天?!?br/>
【三天!】森姆有些難以置信,【你是說,今天已是星期五?】

【是的,】醫生說,臉上有些笑意,【你竟可以算清楚今天是星期幾?】
【當然了,】森姆說著,對醫生的驚訝有些迷茫。為什么他不應該做得到?【我有什么問題嗎?】

【唔,我們也不是很清楚,】醫生沒有否認,【你的心跳和呼吸都很正常,但腦部活動則  唔,不是太正常,但也沒有顯示出有所損害。x光和磁震檢查亦沒有什么問題。就像你只是睡著了一樣?!?br/>
【睡了三天?】森姆有些難以相信。

【是的。若你不反對的話,我們想對你進行一些檢查,】醫生繼續說道:【也許我們可以找出原因?!?br/>
【當然,我沒有問題,】森姆很爽快的答應了。

【很好!】醫生笑著說,【我們會準備好一切的。但現在,你應先見見你的家人  她們很擔心你?!?br/>
【她們在這兒?】

【這三天她們大部份時間都留在這兒,】醫生說著,準備離開,【我去請她們進來?!?br/>
森姆的母親卡洛琳和姊姊瓊安靜的進入了病房,像是走入殮房瞻仰他遺容一般。她們看起來很相似——森姆的母親身材很高,配上一頭紅發和綠色的眼瞳;他姊姊比較矮一些,頭發呈褐色,其他則和她母親一樣。森姆自己比較像他的父親詹姆士,但森姆已不太想得起他了。

森姆向著他母親和姊姊笑著,盡可能讓她們安心??辶諒堥_手臂,緊緊的抱著森姆。

【我們很擔心你??!】她說著。森姆可感到她正在哭泣著,瓊的雙眼也有些朦朧。森姆有些不安,也為令家人這么擔心感到內疚。

【沒事了,媽?!克孔镜妮p拍母親的背部,安慰著:【我很好,真的?!?br/>【你覺得怎樣?】瓊問道,握著他的手。她的動作也和平常不同——瓊只比森母大一歲,他們平時都很小心的保持自己的私人空間。平時她都裝作看不起自己弟弟,但她對森姆真正的感情,現在卻表露無遺。這讓森姆覺得很高興。
【我很好,】他回答道:【只是有些虛弱。抱歉讓你們擔心了?!?br/>
他母親抬起頭,擦了擦眼淚,【醫生都不知道你發生了什么事。你就像睡著了,但卻一直沒有醒過來?!空f著說著,眼中又再沾上淚水。

【我不是醒來了嗎?】森姆有些遲疑:【那些醫生想我再進行一些檢查,但我沒有覺得有何不妥。沒什么需要擔心的?!?br/>
【吉娜說你只是想逃避代數測驗,】瓊開玩笑地說,試著緩和一些氣氛。
森姆笑說:【可是葛蕾女士一定會要我補測的?!克赣H也淡淡的笑了笑。
這時,一位護士把頭伸進病房內,清了清喉嚨說:【抱歉打擾你們,但我們現在需要進行檢查了?!?br/>
【讓我們多說一會,】森姆抗議著,但卡洛琳很快的站起身,并準備離開。
【不,我們可以遲些再談,現在不該妨礙他們?!克f。瓊跟著一起離開,但在門口時停下來回望。

【遲些見,小子,】瓊笑著說,離開時故意搖了搖頭發。

護士開始弄著他身上的感應器。森姆想著他的母親和姊姊,想起她們是多么的關心他。這讓他覺得高興。她們很漂亮,他一面胡思亂想,一面聽著耳中的叫喊聲。很奇怪他以前都沒有留意到她們很性感。

第三章

那些檢查佔據了森姆這天余下的大部份時間,而當它們不能告訴醫生什么之后,醫生們決定他的情況并沒有即時的危險性。他由深切治療病房轉移到普通病房,但仍要留院最少一天,亦要進行其他檢查。

卡洛琳和瓊在晚餐是再來探望森姆,談了些在他昏迷時學校發生的事。在探訪時間完結,必須離開前的時候,她們承諾明天一早會再來陪伴他。

不需要再連著點滴和感應器讓森姆覺得很高興,但他卻難以入睡。并不是他的床不夠舒適,環境也已很昏暗,即使走廊仍有微弱的燈光,但他就是睡不著,也許連續三天的睡眠讓他身體現在沒有休息的需要。

大約零晨二時的時候,夜班護士開始巡視醫院。當經過森姆房間時,發現森姆仍然醒著便走了進去。

【你好,】她溫柔的打招呼:【你覺得怎樣?需要些什么嗎?】

森姆望向她。她的樣貌很不錯,頭發成深褐色,白色的貼身制服突顯著她那誘人的身材。即使昏暗的燈光不足以分辨眼瞳的顏色,但仍可看見它們當中充滿了關懷。

【我很好,】森姆回答說:【只是睡不著?!亢芷婀值?,森姆耳邊的叫喊聲好像變大了,但森姆并不覺得難受。

【睡不著?】護士重複著。

【是的,】森姆說。他笑著加上:【也許我的精力太充沛了?!?br/>
護士也被他引得發笑,【我想也是的?!克叩介T徬并把它鎖上,打開電燈的開關,然后回到森姆床邊。這時森姆看清她眼瞳的顏色——明亮的藍色,【但也許你需要  】

【需要什么?】森姆有些迷茫。

護士小姐開始解開制服胸前的鈕扣,并自然的說:【做一些什么來消耗你的體力?!?br/>
森姆覺得很驚訝,但同時,心中的某個部份卻讓他接受眼前所發生的事,并讓他相信這是非常正常和正確的。護士小姐很快的脫下制服,隨意的放在椅上。
在護士制服下她只穿著白色的胸圍和內褲。她跟著彎腰解開鞋帶,脫下鞋子和短襪,然后她打手伸到背后解開胸圍的扣子,讓它自然的滑下,展示她的傲人的雙峰。

她的雙乳就如剛剛還穿著衣服時所顯示的那樣大,堅挺而美麗。深色的乳尖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份外顯眼。最后,她把內褲褪下,露出雙腿間卷曲的毛發。
就像大部分的年輕人一樣,森姆密藏著一些成年人的讀物,但卻從未真正的看過女子裸體。尤其像眼前的她,豐滿而誘人。

【喜歡嗎?】看見森姆正目不轉睛的望著,護士小姐帶點消遣意味的問道。
【喜歡?!可坊貞骸灸愫苊?!】

【謝謝?!孔o士小姐微笑著走向他,【要摸我的胸部嗎?要溫柔一些啊?!?br/>不再需要更多的鼓勵,森姆的雙手立時攀上了那對堅挺的肉球,溫柔地揉搓著。手指輕輕的拉扯、玩弄已經變硬的乳尖。護士小姐在發出歡快呻吟的同時,身體微微的前傾,好讓森姆能更容易的玩弄。森姆花了數分鐘在撫摸她的身體,迷醉於那份溫暖的觸感。

【可以吸吮它們嗎?】森姆帶著期盼的問道。

【當然可以?!孔o士小姐毫不猶豫的回答。

她把其中一棵乳頭送到他的唇邊,森姆試探性的用舌頭撥弄了一會兒,才把它含入口中。他的動作令她發出愉悅的嘆息。

森姆輪流吸吮她堅挺的雙峰,用舌頭逗弄著峰尖上的乳頭,而別一只乳房亦被他的手溫柔的撫弄著。同時,森姆的另一只手伸到她的雙腳之間,感受著那兒的潮濕和溫熱。他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肉唇,溫柔的穿入她的體內,緩緩的抽插著。

這狀況在維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直到護士小姐不情愿地移開身體,進行下一步止。她把森姆的被子揭開,溫柔的替他把病人袍褪下。

森姆的分身讓她發出了滿意的笑容,毫不猶疑的,她俯身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由於動作的關系,兩個搖晃著的乳房帶動乳頭在森姆的大腿上輕輕的磨擦著。

分身被溫熱的口腔吸吮的感覺,讓森姆錯以為自己上了天堂。在森姆的分身充分的充血及潤滑后,護士小姐爬上了森姆的床,跨坐在森姆身上。

同時,護士小姐以雙手扶著森姆的分身,對準她早已濕潤的陰戶口,然后慢慢的把身體降低,讓森姆的分身順利的進入自已體內。

【啊~~太舒服了!】護士小姐喘息著,【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消遣你的精力?!?br/>
護士小姐熱情地在森姆身上活動著,這可是森姆的第一次??!護士小姐的激情讓森姆極端的興奮,但同時,森姆卻發現他可以很容易的控制自己。

當護士小姐用自己的密穴套弄著的分身時,森姆雙手也同時探上她的胸部,溫柔地搓揉她的雙峰。

不一會兒,護士小姐達到了高潮。在高潮的同時,她迅速的把拳頭塞入自己口中,封起那響亮的叫床聲。

在整個過程中,護士小姐都沒在停止在森姆分身上套弄的動作,除了在高潮的那一刻稍稍停頓之外。森姆堅持了約二十多分鐘,才在護士小姐體內發放自己的欲望,同時,亦帶給護士小姐第二個更為強烈的高潮。這感覺讓森姆覺得不可思議,完全非已往自慰時的感覺可比。

經歷了兩次高潮的護士小姐倒在森姆的身上休息,以恢復體力。森姆靜靜的擁抱著她,輕撫她的發絲,在她耳邊輕聲的呢喃著。

休息了一會兒后,護士小姐便離開了森姆的懷抱,溫柔地把森姆的分身再次含在口中,以舌頭清理森姆分身上所殘留的體液。然后再為森姆穿上衣服,蓋上被子,才穿回自己的制服。整理完畢后,護士小姐再次走到森姆身傍,給了他一個吻。

【現在,睡一會吧?!孔o士小姐已準備離開了。

【可以告訴我名字嗎?】

【珍妮,我叫珍妮??焖??!?br/>
【晚安,珍妮?!空f罷,森姆閉上眼睛。這次,森姆很快便睡著了。

第四章

第二天醒來時,森姆有些懷疑昨夜事情的真實性,也許只是一場春夢。但留在他身上及床單上的性愛香味,卻否定了他的想法。也許珍妮只是習慣了和睡不著的病人做愛,但那也太過瘋狂了。然而,森姆心里的某一部分,卻讓他知道,珍妮本來就應該這樣做的。

這一天醫生們森姆在身上進行了更多的檢查,但仍是沒有任何結果?;氐讲》繒r,森姆再次見到他母親和姊姊。她們告訴他若再沒有什么大問題,明天他就可以出院了。

【還要住多一天啊,】卡洛琳的聲音充滿同情,【但小心一些總是好的?!?br/>【我明白?!可吠饪辶盏囊庖?,但他更關心另一件事。珍妮今晚是否仍需當值呢?

下午的時候,金馬倫和吉娜來探望森姆。他們的表情有些擔心,但看見森姆沒有什么事后,也變得放心了些。

【你在倒下時,我還以為你就這樣死了?!拷瘃R倫想起來還有些害怕。
吉娜送了他一肘外加一個白眼,【他還以為那個精靈襲擊你呢?!?br/>
【我才沒有?!拷瘃R倫抗議著,卻只引來森姆的笑聲。

【這也算是一種解釋吧,雖然沒什么真實感?!?br/>
【那些醫生找出原因了嗎?】吉娜問。

【他們認為可能是某種癲癇癥。而且我爸爸也有這種病。以前爸爸還在時,媽媽有時會發現爸爸在客廳中昏迷。媽媽也以為這  】森姆沒有說下去。
他的父親在他小時候便已在交通事故中死去,他清了清喉嚨,繼續道:【無論如何,這可能就是原因吧,但爸爸只會昏迷數分鐘。他們仍不清楚我為什么會昏迷這么久?!?br/>
【以前有發生過嗎?】金馬倫有些擔心。

【沒有,但正如人們說的,凡事總有第一次?!?br/>
中午,醫生們為森姆進行了更多的檢查。黃昏的探望時間時,卡洛琳及瓊來到醫院陪伴森姆直到探病時間結束。臨離開時,卡洛琳告訴森姆他明天早上便可出院,她們會來接他回家的。

晚上,森姆再一次的躺在床上,但這一次他心里面卻滿是期望。時鐘走到一點時,珍妮如他所愿的再來到他房間。這一次珍妮沒有說話,直接的打開燈并關上門。接著她便輕快地脫下衣服,順手的放在椅上,便爬上了森姆的床上。
他們不停的做愛,不斷的吻著、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森姆雙手沒有放過珍妮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不停地在其上來回撫弄、舌頭貪心的舔著她的雙乳、雙手不斷的擠壓她結實的臀部。

當他的舌頭滑過她早已因興奮而濕潤的陰戶時,她發出了歡愉的輕呼聲。這次珍妮和昨夜一樣,騎在森姆身上,把森姆早已堅挺的分身插進自己的陰戶內,在森姆身上瘋狂的擺動。當森姆終於射進她身體里時,她早已經歷了數個強烈的高潮。

當結束后她還浸淫在高潮的余韻時,森姆緊緊的抱著她,不斷的輕吻著她的面額。

【你以前  有這樣做過嗎?】他最后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珍妮對著他笑了笑:【你指做愛嗎?當然了?!?br/>
【不,我是指  像這樣  和病人做  】

【不  】珍妮考慮了一會,【但這一次  你想我這樣做,不是嗎?】
【當然!】森姆飛快地回答:【這實在太美妙了?!?br/>
【我也一樣??!】珍妮回應著,【這是我做過的最美妙的一次。我從未試過有這么多次高潮。這實在太神奇了。而且你還只是個孩子。我從沒有想過你會這樣了不起,你實在讓我驚訝?!?br/>
【這是我的第一次,】森姆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呀!我真不能想像當你有更多經驗時,會變得如何利害!】珍妮的贊賞引得森姆放聲大笑。

繼續相擁一會兒后,珍妮才不情愿的離開森姆的懷抱,起身穿上衣服。森姆蠻有興趣的看著。穿好衣服后,珍妮回到他身傍,溫柔的吻了他一口。

【你一切都正常,這讓我很高興,】珍妮有些不拾:【但你明天便要出院,我卻有些舍不得?!?br/>
【我也一樣啊,】森姆的心情和她差不多,【也許你可以來探我啊?!?br/>【也許吧!】她再一次吻他:【發個好夢?!咳缓笏汴P上燈離開了。
第五章

為了接森姆回家,卡洛琳和瓊很早便來到醫院。森姆坐在輪椅上,由助護推上自己母親的車上。這讓森姆感到有些尷尬,但森姆仍感到十分虛弱,所以也并不十分抗拒。

回到家后,他母親讓他安坐在沙發上,為在蓋上毛毯,并把一堆枕頭放在他身后,讓他可以舒適的坐著。在這一整天當中,卡洛琳和瓊都對他非常好,無論是解悶的讀物、或是飲料、食物等,只要森姆需要,她們都會拿來給他。知道自己在母親和姊姊心中如此重要讓森姆非常高興。

不,也許應該說森姆對自己完全康服后便不能再享有她們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而感到不舍。

這一天很安靜,卡洛琳大部份的時間都留在家中,做著她已很久沒做過的家務,也清理了一些收費單。瓊也一反常態的留在家中幫助母親做家務,而沒有和朋友去玩。做完家務后,她把自己的功課拿到客廳中,一面做功課,一面陪伴著森姆。

【吉娜說明天會把你這幾天的功課和筆記拿給我,】瓊告訴森姆:【這樣你便可以很快的追上課程?!?br/>
【不要提醒我啊,】瓊的好意換來了森姆的慘叫?!疚覜]有參加上星期的測驗,葛蕾女士現在一定非常熱心的為我準備補測的了。

瓊笑著,溫柔地把森姆的頭發弄成一個大鳥窩?!灸憔褪窍矚g訴苦。平時你不是常說代數容易得讓你打瞌睡的嗎?】

這天晚上,一家三口一起坐在沙發上收看星期天的黃金節目【x檔案】。森姆再一次發覺他的母親和姊姊是如何的吸引人,由其當她們正一左一右的坐在他兩邊——或者說倚在他身上更正確一些。

這樣維持了一會兒之后,森姆輕輕的用手抱著她們的肩膀。她們不但沒有抗拒,反而更加靠在他身上,直到節目完結為止。

若說早上森姆坐在輪椅上讓人推著讓森姆覺得尷尬的話,晚上他母親和姊姊合力把他抱上床,則讓森姆難堪得想死去了事。但看著自己仍在戰抖著的雙腳,也只有接受現實了??磥硭€要一段時間才可完全康復。

【很可惜我明天要上班,不能留在家中陪你,】卡洛琳說著,一面替森姆把毛毯蓋好,完全把他當成小孩子?!经傄惨险n,不留請假。但我已告訴了塞文森太太,她說明天她會來看顧你,也會為你準備午餐?!?br/>
【我沒事的,】森姆有些不愿意:【就不要麻煩塞文森太太了?!?br/>
【我們仍不清楚你的病情,】卡洛琳的態度很堅決:【而她也很樂意幫忙。若你真的好起來的話,也許星期二就可以上學了?,F在,你需要睡覺了?!?br/>她照平常一樣給了森姆一個晚安的吻,但讓森姆驚訝的是和平時吻在面上時不同,這一次卡洛琳熱烈的吻在他的唇上。而更讓森姆驚訝的是,瓊同樣給了他一個晚安吻,當然也是在他的唇上。

【睡個好覺,小伙子?!空f完后,她便和母親一起離開森姆的睡房。

當躺在床上時,森姆想起了在醫院里的珍妮,這晚她沒有幫助他入睡,讓他感到有些遺憾。

但即使如此,森姆很快便進入夢鄉。

第二次卡洛琳和瓊在出門前,再次把森姆移到客廳的沙發上,讓他舒適的安坐著。比起昨天,森姆感到身體已康服了很多,但仍和以往有一段距離。他耳內的呢喃聲仍然存在,但聲音已減弱到森姆要很留心才聽得到了。獨自留在家中的森姆已預備度過沈悶的一天,但最少他過有一大堆的書本和雜志陪伴他。

約早上十一時許,塞文森太太便來探望森姆。后備鎖匙在門鎖中中轉動的聲音打擾了屋內的寧靜,也喚醒了正投入到書中世界的森姆。當大門被打開時,森姆剛把手上的書放下。

他的鄰居是一位很友善的年輕太太,有一頭暗金色的秀發。個子不高的她卻有著近乎完美的曲線。她的外表很吸引,卡洛琳和她的關系很不錯,但森姆卻不怎么喜歡和她相處,雖然森姆對她的態度還是很有禮貌的。

塞文森先生的年紀要比他太太大,頭發已有些灰白,肚子也不算小。而總是做著那些森姆難以理解的工程的他每天在家的時間亦不長。他和森姆一家的關系只停留在點頭之交上。

與他相比,森姆對塞文森太太——露娜就要熟悉得多。

對森姆來說,母親拜託塞文森太太照顧他讓他感到有些尷尬,就像他還沒學會照顧自己,仍需要保母一樣。但最小在視覺上,塞文森太太仍為森姆提供了不錯的娛樂——森姆喜歡偷看塞文森太太豐滿的雙乳在衣服下晃動的景色,也已不只一次這樣做過了。

至於森姆不太喜歡和塞文森太太相處的原因,則在於她是一個非常非常健談的人。正如這次從她進入大門開始,她的嘴巴便沒有停過:為森姆的【意外】驚呼、為他的康復表示欣賞、更為他錯過數天的課堂表示難過。森姆雖然禮貌地回答著她的慰問,但他那可憐的話語早已完全地掩沒在塞文森太太滔滔不絕的問題和感想中了。

雖然塞文森太太完全沒有合上嘴巴的意思,但是她也沒有忘記到森姆家的原因。她先去廚房檢查一下卡洛琳為森姆留下了什么東西作午餐,然后回到客廳為森姆蓋好毛毯,讓他可以更舒適的坐著。

今天塞文森太太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貼身格仔裙,而當她彎腰替森姆弄好毛毯的時候,森姆能清楚的看見塞文森太太那被衣服包裹著的雙乳隨著她的動作而晃動。但可惜的是,今天森姆的動作不夠敏捷,所以當塞文森太太望向他的時候,他移動視線的速度慢了半拍,讓塞文森太太發現了他的正注視著什么地方。
干壞事被發現的森姆整塊面都紅了起來,但塞文森太太只是笑著,并沒有發怒的意思。

【還真看不出,森姆原來是個小色鬼呢!】塞文森太太笑著說。

【很對不起,】做壞事被發現的森姆聲音有些膽怯。

【是啊,你應該覺得羞恥的,】塞文森太太的聲音里沒有森姆預期的怒音,戶而有些調侃的意味?!灸阒绬??這樣看著我的乳房,可是非常、非常要不得的?!?br/>
森姆對塞文森太太的回應感到有些驚訝,但并不太覺得意外。像是他心里的某一部分本來就預期塞文森太太會有這想的反應。

【噢,是的,你的乳房真的太美了,】平常不可能說出口的詞句由森姆的口中冒出:【我真的忍不住看著它們?!?br/>
塞文森太太似乎覺得森姆的說話很有趣?!菊婧蒙?!】她批評著:【那,你喜歡看我的乳房啊,是嗎?】

【是的,】森姆只有同意她的說話。

【那么,若我把裙子脫掉,讓你看得更清楚,你會更加高興吧?】她繼續調侃著森姆。

【當然了!】

【那么,】塞文森太太邊轉身邊說:【看在你還是病人份上  可以替我拉開拉煉嗎?】

森姆拉開她裙子背后的拉煉,然后塞文森太太站直身子,任由連身裙滑落地上。再次轉身向著森姆時,她上身只剩下一件普通旳花邊白色胸圍。

【唔  】塞文森太太望向森姆的目光中,有些挑逗的意味。

【非常、非常的美,】森姆稱贊著:【不過  】

【不過什么?】

【不過你若把胸圍也脫掉的話,我會更加高興的?!?br/>
【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色啊?!咳纳袊@著,同時如森姆所說的把手伸向背后,解開胸圍的扣子,讓雙乳直接的暴露在森姆眼前。她的乳房比珍妮的要大一些,乳頭的顏色也比較深?,F在塞文森太太就只穿著內褲和網球鞋站在森姆面前。

【你有一對漂亮的乳房?!可凡⒉涣邌葙澝赖难栽~。

【多謝你了,不過我想若我讓你撫摸它們的話,你會更喜歡的?!?br/>
【是??!】

【還想吻它們吧?】

【是??!】

【當然還要吸吮我的乳頭吧?】

【是??!非常想?!?br/>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的小色鬼呢!】塞文森太太口中說著,同時坐在森姆身傍,好讓他能方便的玩弄自己雙乳。

森姆花了很長時間去搓揉她的雙乳,用手指夾著她的乳頭,慢慢的拉扯、旋轉著。森姆亦不時用舌尖舔弄她的乳頭,圍著她的乳暈打轉。有時還會用牙齒輕咬她的乳頭,把它們含在口中吸吮。雖然塞文森太太不停的說著森姆是如何地好色,但森姆卻知道其實這為她帶來很大的快樂。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塞文森太太的呼吸明顯的變得急速了,而發出的呻吟聲亦讓她難以繼續評價森姆的行為。很快的,她已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是用力地把森姆的頭按在自己胸部上,并大聲的吟唱著。

一會兒后,她原本白澈晢的皮膚染上一層嫣紅,身體蹦緊的同時,發出一聲高吭的呼聲。這讓森姆知道塞文森太太在自己的玩弄下達到了高潮。

高潮過后,塞文森太太——或者該稱她做露娜了,森姆私自換了一個較親密的稱呼——稍為休息了一會,才自森姆身上離開:【我該去準備午餐了,我已為你的好色行為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了?!空f完后,她便走去廚房弄午餐,完全沒有先穿回衣服的打算。

一會兒后,露娜便把午餐弄好,放在托盤上拿給森姆。同時露娜亦為自己準備了一份,坐在森姆對面的椅子上,和森姆一起進食。進餐時他們都保持沉默,但森姆的目光卻不時掃過露娜完全裸露的胸部。同時,他也注意到露娜在廚房里面時,把自己的鞋襪都脫掉了,現在她身上只穿著內褲而已。

吃完午餐后,露娜便把餐具收拾好。之后,重新坐回椅中的她給了森姆一個誘人的微笑。

【吃飽了嗎,小色鬼?想吃甜品嗎?】

【我想我還吃得下的?!?br/>
【那么,】露娜站起身把內褲脫掉,再坐下時同時把只腳張開,讓雙腿間的神秘地帶展露在森姆眼前。隱藏在茂密森林下的,是早已濕潤的陰戶,和因興奮而充血脹大的陰唇。感受到森姆灼熱的視線,露娜把雙腳分得更開,讓森姆可以看得更清楚。

【要嘗嘗嗎?】露娜挑逗著。

受到露娜的邀請,差不多完全回復體力的森姆離開躺了整個上午的沙發,走到露娜身前,跪在她雙腿間,試探性的在她的陰戶上舔了一下。這讓露娜忍不住發出歡快的呻吟聲。

同時,發覺那兒味道很不錯的森姆也不停的舔弄著。雖然森姆所有有關口交的知識都是由書中看來的,本身并無實際經驗,但現在做起來卻像是他的本能一樣。

很快的,露娜便在他的舌頭下淪陷了,不斷發出歡愉的叫喊:【不  不要  ,不要停  還要  還要  啊  啊?。?!】

隨著露娜的興奮程度不斷升高,森姆把手指插中露娜的陰道中抽插。一只、兩只、三只的漸漸增加。很快的,露娜在尖叫中到達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露娜拉起森姆,緊緊的擁著他,瘋狂地吻著,讓森姆嘴唇上的愛液涂滿自己的面上。直到稍為平靜后,露娜才放開森姆。

【那真是太美好了,小色鬼,】她的呼吸仍未回復正常,已開發動手脫去森姆的衣服?!粳F在輪到我吃甜品了!】

今天森姆只穿上了汗衫和短褲,很快便被急不及待的露娜脫下。露娜熱烈地吻著、舔著森姆的身體,舌尖在他的乳頭上打著轉。她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吸吮。

在醫院時,珍妮也為森姆口交過,但方式卻和露娜有很大差異。她不停地吸吮著森姆的分身,用舌尖挑逗著分身的前端,前后晃動著腦袋,讓森姆的分身在她口中抽插著。森姆閉上眼睛,全心全意的感受著這細膩的快感。他感到自己可以在這快感中無止盡的堅持下去,想射精多少次也完全不是問題。

在讓露娜吸了數分鐘之后,森姆放開射精的沖動,白色的漿液在露娜口內發射。像是在吃著最美味的色物一樣,露娜把它們全都吞下。

而森姆雖然剛剛才發泄了一次,但分身仍然沒有絲毫軟化的跡象。自露娜口中抽出分身后,森姆粗魯地把露娜推倒在沙發上,用手打開露娜的雙腳,讓早已濕潤的陰戶暴露在自已眼前。稍為調整了位置,把分身對準露娜的小穴后,森姆便毫不猶豫地挺進。身體被充滿的感覺讓露娜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噢!你這個小色鬼,把你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小穴里,】露娜在喘息著:【難題你想干我???】

【不,我已在干著你了?!可芳ち业卦诼赌壬砩线M行活塞運動。

【是啊  你正在干我  干我的  我的小穴  ??!】強烈的快感不斷沖擊著露娜,話語變成一聲聲悅樂的吟唱。用不了幾分鐘,露娜便到達另一次的強列的高潮。

仍未盡興的森姆想試試另一些新的體驗,在抽出分身后,便吩咐仍在享受高潮余韻的露娜翻轉身,伏在沙發上。

露娜順從的翻了身,并把雙腳大大的分開。森姆用手把她的臀部分開,把分身的頭部頂著她緊窄的肛門。

肛門被插入的痛楚讓娜露發出驚叫,但她并沒有絲毫的反抗,只是盡量的忍受初次肛交帶來的痛楚與快感,口中不停的呢喃著:【噢~~小色鬼要干我的屁眼  要飛了  飛了  】

受到露娜的鼓勵,森姆更加深入露娜的體內。那里的感覺和陰戶有很大的差異,非常地緊,磨擦力也大得多。抽插數次之后,森姆便達到了界限,把精液射進露娜直腸內。隨著森姆的欲望解放,露娜再一次到達高潮。

發泄過后,精疲力盡的兩人相擁著躺臥在沙發上。稍事休息后,森姆把軟化的分身從露娜直腸內退出,露娜勉為其難的爬起,搖搖晃晃的走到浴室,把毛巾弄濕后回到客廳中把森姆和自己清潔乾凈。

在露娜替他抹身的時候,森姆只手仍不安份的在露娜身上撫摸著。最后,被弄得面紅耳赤的露娜在清理完后才匆匆的穿回衣服,準備離去。

【唔,希望你會早日康復,森姆,】露娜告訴森姆:【不過若你還需要看護的話,我會后樂意的為你服務——無論任何時候?!?br/>
在一個告別的法式長吻后,對在吃吃地笑著的露娜說:【我會告訴你的  小色女?!?br/>

[email protected]
平特复式连怎么赔 甘肃休彩11选5走势图 亿牛策略配资 印度 股票指数 10元体验金百家乐 贵州茅台股票 6码倍投技巧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晚 体彩p3和值走势图 三分pk拾是官方的吗 湖北十一选五每天有多少期 甘肃休彩11选5走势图 亿牛策略配资 印度 股票指数 10元体验金百家乐 贵州茅台股票 6码倍投技巧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晚 体彩p3和值走势图 三分pk拾是官方的吗 湖北十一选五每天有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