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九陰九陽之寧中則與令狐沖9-10作者lidongtang

字數:640



第九章

寧中則發燒了,她覺得自己如同睡在冰窖里一般,渾身冰冷,只好拼命的蜷縮成一團,以求得多一點的熱量,正迷迷糊糊間,忽然聽到令狐沖的呼聲:【師傅,師傅  】

寧中則想應答,卻覺得口干欲裂,喉嚨被割破一般,艱難的抬起頭,看到了令狐沖那張充滿關切的臉,感受到他握住自己手的手心中的熾熱,她的心,忽地涌起了一絲慰:【幸好還有這徒兒伴我身邊  】

她剛想撐著坐起來,令狐沖連忙伸手扶起了她,只覺寧中則渾身如火燒一般,驚道:【師傅,你發燒了  】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緊貼在了令狐沖強健的臂彎里,寧中則覺得安穩了些,道:【許是受了寒,不妨事,你且扶我到外面日下  】

令狐沖的一只手環繞到她的腹部,摟著她的細腰,另一只手搭起她的肩膀,但隨即,他的臉就一紅,因為他目光稍微往下一移,看到了寧中則胸前那雙因為坐起來后衣服向下稍微滑落而露出一大半的乳房,雪白豐滿,半掩兩點嫣紅。他忙將目光移開,深吸了一口氣。不過下一刻,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臉更加的紅了,神情有點不知所措起來。

恰好此時,寧中則的腹中發出了咕嚕的聲音。他忙道【師傅,你一定很餓了,我去找東西給你吃,你再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我,很快就好了】,說完他就把她的上半身輕輕的扶好讓她在門前太陽下坐著,自己起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令狐沖捉了魚烤熟了讓師娘吃下,又去找些消炎退燒的草藥用瓦罐煮了喂了師娘,然后問:【師傅,你可好些了么?】

寧中則道:【好些了,應該不妨事  就是有點冷的慌,你去幫我找些枯草來墊在我床上?!?br/>
令狐沖又去找了些柔軟的干草,待回到石屋前,卻見寧中則斜躺在門前,雙目微閉,似乎睡著了般,他叫了兩聲師傅,寧中則卻沒有應聲。令狐沖大急,連忙扶起了寧中則,卻發現她已經昏了過去。

令狐沖連忙在寧中則床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干草,又把寧中則抱到了床上,只見寧中則臉上艷紅,如火燒一般,他急得六神無主,這該如何是好?他眼睛掠過寧中則高聳的雙峰,見左乳衣服上赫然有一抹血跡,已經浸透了,血跡周圍還有一圈淡黃的膿水。

這該如何是好?看著眼前昏睡的師娘,他想解開師娘的衣衫看看傷勢,卻又知道那是師娘的致密所在,自己是師娘徒兒,斷斷不可作出無理之事。他急得團團轉了良久,終于頓了頓腳,心道:【我對師娘做了無理之事,是為了解救師娘,事后師娘怪罪,我認罰便是!即使師娘刺我雙眼,砍我雙手,我也不發一言?!?br/>當下,用手顫巍巍的解開了寧中則的衣襟,玄色的衣襟下,先是雪白深遂的沃雪乳溝,然后高度向兩邊急速的攀升,令狐沖心仿佛要蹦出來一般  

那一對豐滿、堅挺、圓翹的碩乳如同一對白兔騰越在令狐沖面前。白嫩、光潤的乳峰隨著師娘輕微的呼吸顫動著,小巧嫣紅的乳頭如兩粒水靈靈的葡萄俏然挺立,色澤妖艷。

令狐沖此時已經呆住,活了二十三年,還第一次見到如此美景,他茫然看著眼前的兩團碩大白嫩的乳峰,心臟仿佛要蹦出胸膛,為何以前師娘的胸看著沒那么大?待看到床頭那根常常的白布條,方明白,想道:【啊是了,師娘一直用抹胸來束住它們。如今沒有抹胸,它們便蹦出來了  】

【布谷,布谷  】兩聲布谷鳥的叫聲從空中劃過,傳進屋內。令狐沖驀得驚醒,啪的給了自己一巴掌,你個淫賊,你在想什么?然后低頭開始查看師娘的傷口,只見左乳跟下一道兩寸長的傷口,呈暗紅色,中央鼓起高高的膿包,這該如何?他想用手去擠壓,卻又怕碰到那禁忌所在,猶豫半晌,終于一咬牙,把嘴探了過去  

如同觸電般,一陣柔滑酥麻的感覺從雙唇霎時傳遍了全身。只聽寧中則嬌哼了一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令狐沖腦門上頓時起了豆大的汗珠,停了下來,見師娘再無動靜,方輕柔的就在傷口上小心的吮吸起來  

令狐沖把臉埋在寧中則高聳乳峰之下,只覺玉峰陡立,風光無限,馨香入鼻,讓他心馳神醉,眼前那光潤、豐滿、柔軟、性感、顫巍巍、白嫩嫩的乳球以及那兩粒粉嫩的小小蓓蕾顫動得他頭暈目眩。

不知過了多久,傷口終于被吸盡,開始流出鮮紅的鮮血,令狐沖方停了下來,吐掉口中污血,不敢再看那美景所在,心中突然生了一絲戀戀不舍。

把草藥嚼碎,低頭敷在那傷口之上,從衣服上撕了布條包扎了,又小心的替師娘掩上衣襟,直到那雪峰完全被衣服覆蓋,令狐沖方悵然若失的起了身,在寧中則身上蓋了厚厚一層干草,出了門去。

寧中則羞憤無比,她迷糊中感受著剛才這一切,嬌羞,害怕,彷徨,羞辱各種感覺在心頭盤旋不休。她很想突然坐起身來狠狠的甩令狐沖一巴掌,卻又有另外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沖兒是在救自己  最讓她難過的是令狐沖雙唇給她的感覺,如同觸電般,讓她忍不住想翻轉身軀,想呻吟,想顫栗,卻又要強自忍住


恍惚中,門又被打開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陽光,寧中則打了一個激靈,一下子冒出汗來,她心里忽然生出一絲恐懼,這劣徒該不會  

那身影走近前來,扶起她,給她喂了一種甜甜的漿水,是蜂蜜,又給她擦了汗。寧中則一動不敢動,一直裝睡。直到那身影又出了門去,才敢放松的呼了口氣,她忽然覺得身體輕了好多,仿佛病情好了些,但是臉依然如火燒,她不禁捂住了臉頰。

第十章

第二天清晨,待日頭高升,令狐沖在桃樹邊鋪了厚厚的枯草,把寧中則扶出了石屋坐在枯草上。昨天對師娘做了那事,令狐沖本是心中忐忑,偷偷瞄了一眼師娘,見她神色沒有異樣,心想昨日她昏迷了,或許不知道這事情,心就稍微安了些。

卻又見桃花開的爛漫,樹下師娘玄衣雪肌,端莊俏麗的面容又帶著一絲病后的倦慵,真是桃花入畫卷,卷里一人俏。令狐沖不由得心中一蕩,道:【師傅,你今日可覺得好些了?】

寧中則聽得這話,又想到昨日被吸傷口的不堪,雪腮一紅,道:【好多了,你傷又如何,可礙事么?】

令狐沖道:【不礙事,我昨日從山崖下蜂窩取得一些蜂蜜,請先吃一些,竹林內春筍很多,我去挖一些來,再捕些魚?!?br/>
說完,給寧中則喂吃了些蜂蜜。寧中則吃了幾口,只覺甘甜無比,浸入肺腑,便道:【沖兒,你也吃一些?!?br/>
令狐沖也吃了些蜂蜜,又去挖筍,捕魚。待令狐沖離開,寧中則把手探入衣襟,摸到盈盈玉乳下的傷口,發覺已經消腫,自己精神也好了些,除了無力之外,已不再眩暈發燒,玉指撫過傷口上的布條,又想起昨日情景,不僅面如火燒,頭腦一時混亂,沒了主意。

令狐沖本是孤兒,自幼孤苦伶仃,四處流落,野外生存能力很強,直到被華山收留。記得剛入華山時,寧中則抱著剛出生的岳靈珊,雖不似如今成熟端莊,卻更俏麗年輕,當時的收養自己時如花笑靨猶在眼前。

令狐沖很快捉了幾條魚,挖了筍,用瓦罐做起菜來。白魚多脂,被火炙的滋滋冒油,油脂被嫩筍吸收,一時間香味彌漫。寧中則靠在草堆里,饒有興趣的看著令狐沖忙活,她本是大戶人家小姐,后又貴為華山掌門夫人,在華山時雖不是錦衣玉食,卻也吃穿優厚;外出吃則飯店,菜肴豐富,住則客棧,錦被高枕,哪有如此野炊般的經歷,看到徒兒做飯的熟練手法,一時間頗覺有趣,胃口也大開。
令狐沖做好飯菜,和師娘吃了起來,心間卻總覺得缺了些什么,不由得道:【要有些酒就更好了  】

寧中則笑著橫了他一眼,道:【你這潑皮,都成酒鬼了,需知喝酒會傷身誤事,還是少飲為妙?!?br/>
令狐沖口中應是,內心卻不以為然,心道沒酒這飯當真沒了趣,沒酒這人生也失色不少。

寧中則見他神情便知他又左耳進右耳出,嘆了口氣道:【沖兒,這谷內葛長老既然能尋到,他人也會尋到,終是不安全。待你我傷好,我們需快些出谷,以免遇上強敵?!?br/>
過了幾日,令狐沖傷已大好,寧中則的足踝也日漸消腫,也沒有再發燒,那胸中之傷也日漸愈合。令狐沖忽然覺得陪伴師娘居此幽谷,每日取蜜挖筍捕魚,伺候師娘卻也不錯,不用再想那江湖仇殺,關鍵每日能為師娘做菜做飯,陪師娘聊天曬太陽,看師娘一顰一笑,隱隱覺得這是非??旎畹娜兆?,心中滿足之極。
除了和盈盈在一起之外,活了那么大還沒有如此安詳平和的時光。

然而,師娘的傷勢漸好,離開的日子卻越來越近,令狐沖頗有些悵然若失。
這一日,寧中則依舊在曬太陽,令狐沖正在竹林中用葛長老所遺長劍挖筍,突然聽到遠處山崖下有隱隱說話聲,他心中一驚,悄悄出了竹林,來到一棵大樹后向說話聲處瞧去,驀得發覺有三條熟悉的身影,頓時緊張起來。

只聽一個尖尖的聲音道:【德諾,你確認那令狐沖在此谷中?】聽聲音正是左冷禪。

一個聲音答道:【正是,師傅,那日我跟蹤了魔教長老來到此地,那長老進了此谷,半天沒有出谷,我后來偷偷進來,卻發現有魔教妖女任盈盈之墓,所以想那令狐沖在此谷中,便沒敢繼續搜尋,急忙回去向師傅您稟報?!柯犅曇粽莿诘轮Z,想起他殺害師弟陸大有,令狐沖心中不由得大恨。

又聽一尖尖聲音不滿道:【勞兄弟,既然之前你已到谷中,為什么不探尋明白?】令狐沖聽的聲音確是林平之。

只聽勞德諾道:【那魔教長老武功高強,也抵不過令狐沖,我探尋不要緊,倘若失手,這消息便斷了。請師傅來方能穩穩擒住那小賊?!?br/>
左冷禪又道:【德諾此言甚是,那小賊習得真正的林家劍法,也只有我寒冰真氣方能勝他,平之你放心,我定會幫你取得林家祖傳劍法?!?br/>
林平之道了一聲是,半晌又道:【多謝左兄,待取得我家祖傳劍譜后定與左兄  還有勞兄共同研習?!空Z氣卻頗為言不由衷。

左冷禪笑瞇瞇聽了,也不點破,一時間三人都心懷鬼胎笑了起來。

令狐沖連忙回到石屋邊,寧中則見他神色焦急,忙問:【發生了什么事?】
令狐沖低聲道:【左冷禪,勞德諾和林平之來了  我們找個地方躲上一躲】
說著背起了寧中則。

寧中則腳傷還未好全,不能疾走,只好順從的伏于令狐沖背上。令狐沖心想此谷不過數百丈方圓,且地勢平坦,無論躲在哪里都很容易被發現。舉目四望,終是找不到好的躲避地方,令狐沖無奈正欲躲入竹林和左冷禪等打游擊,只聽寧中則道:【沖兒,你看那礁石  】

令狐沖一望大喜,水潭緊靠崖壁,在崖壁下有一巨石和崖壁中間有縫隙,看著剛好能躲下兩人。連忙背著寧中則下了水向礁石游去,待藏到礁石后,寧中則道:【沖兒,劍還在岸上?!?br/>
令狐沖探頭看了下,見左冷禪三人立于盈盈墓前,勞德諾正說著什么,不由得心中大恨,偷偷回了岸拿了劍游回礁石后。

這時三人已向石屋奔來,令狐沖連忙加速游回了礁石后面。

寧中則見他的神色焦急,趕忙身子向前緊貼礁石,給令狐沖讓出半個身位,令狐沖這時才硬生生地擠了進來,擠于寧中則身后,腳下水深約半丈,兩人都只露出頭在水面上。

三人來到石屋前,勞德諾四處張望,說道:【師傅,這里沒人。啊,他們剛離開不久,這枯草窩還是溫的?!?br/>
只聽左冷禪道:【德諾,你去其他地方探尋一番,我和平之在這里守著?!?br/>勞德諾應了一聲,轉到了屋后。

礁石后縫隙狹小,寧中則和令狐沖的身體就不可避免地貼在一起。開始令狐沖還能鎮定下來,可隨著時間的延續,情況就漸漸失去了控制,寧中則身高約五尺半,雖然矮令狐沖半個頭,腿長卻恰好和令狐沖相仿,甚至臀部還要稍稍高些,那充滿彈性的翹臀就貼在令狐沖胯前,沒過多久,令狐沖就覺得身體漸漸不受控制,下面逐漸起了生理變化,恰恰抵在寧中則的翹臀上。

令狐沖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腦海里不停的告訴自己要冷靜冷靜,但還是不可抑制的發出粗重的呼吸,胯下那蟲蟲卻越發堅挺,連忙把臀部后移,死死貼在崖壁上。

初時還以為師娘會怪罪,但見身前的寧中則默不作聲,也沒有異常的舉動,仿佛已經默認了這種舉動。令狐沖的膽子稍微安下心來,但還是稍微蹲下身,錯開兩人的胯部交接,觀察左林二人舉動。

令狐沖從寧中則腦后探出頭去,只見左林二人雙目皆綁著黑布條,手里各持長劍,張開雙耳留意周邊聲音,渾身因蓄力待發而顯得有些僵硬,仿佛兩個僵尸般,看著有些詭異。

這時寧中則忽地轉過頭來,粉腮恰好貼住了令狐沖的雙唇,令狐沖頓覺雙唇一片滑膩,眼前滿是寧中則那如花嬌靨,心里不由一蕩。

寧中則心中一驚,滿臉緋紅,連忙移開臉龐,嗔怪的看了令狐沖一眼,在他耳邊低聲道:【怕那勞德諾回來注意到這礁石,你我先潛到水里去,待他們離開再出來?!?br/>
令狐沖連忙應是,二人深吸一口氣,慢慢沉進水去。潭水清澈,不一會,通過水的折射,二人發現石屋前多了條人影,只聽勞德諾道:【師傅,谷中俱已尋遍,卻不見那小賊蹤跡?!?br/>
又聽左冷禪道:【那當真奇怪了,這谷有多大?】

勞德諾答道:【不過方圓百余丈?!?br/>
左冷禪道:【那他一定還在谷中。我們再繼續找尋?!?br/>
令狐沖見三條人影忽地向潭邊行來,急忙拉著寧中則向潭底沉去。

噗的一聲,只見一塊大石被砸入水中,險險砸中二人,噗,又是一塊大石砸了下來。令狐沖甚是惱怒,卻又無計可施,連忙拉著寧中則繼續下沉。

慢慢的,令狐沖覺得氣息變得不夠起來,看向寧中則,卻見她鼓著嘴,滿臉憋得通紅,似已難忍憋氣。令狐沖身上多股內力,俱是十分雄厚,所以內息功夫也比師娘長久,見師娘似已到達極限,便上前摟住她,吻住了那豐潤的雙唇,渡了一口氣息過去。

寧中則突然被令狐沖咬住嘴唇,大驚,不由得喝了口水,一股氣泡沖唇邊冒出,浮上水面,接著令狐沖的氣息便渡了過來,她瞬時明白徒兒的意圖,感激的看了令狐沖一眼,卻發現令狐沖已連喝幾口水,顯是把氣息都給了自己,心中大急。

待得再次醒轉,鼻中更聞到芬芳花香,令狐沖慢慢睜開眼來,觸眼盡是花朵,紅花、白花、黃花、紫花,堆滿眼前,心想:【這是什么地方?】側過頭來,便見到了寧中則的背影。他漸漸看清楚了置身之所,二人置身一片草地上,太陽高掛當空,暖暖的照著他和寧中則,再看身上衣物,已經半干。

令狐沖想要坐起,身下所墊的青草簌簌做聲。寧中則回過頭來,滿臉都是喜色。她慢慢走到令狐沖身畔坐下,凝望著他,臉上愛憐橫溢。

剎那之間,令狐沖心中充滿了幸福之感,知自己暈了過去,寧中則將自己救到這里,心中突然又是一陣溫馨。兩人脈脈相對,良久無語。

忽然間從花香之中,透出一些肉烤焦的味道。寧中則啊的一聲,俏臉緋紅,轉身拿起一根樹枝,樹枝上穿著一條烤的黑黑的大魚,微笑道:【啊,焦了!】
令狐沖大笑。兩人都想到了前些日子在譚邊捉魚燒烤的情景。

兩次烤魚前后俱有變故,但終究兩人還是挺了過來。

[email protected]
平特复式连怎么赔 浙江体彩6 +1走势图表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 贵州快乐麻将下载 欢乐捕鱼下载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三肖期期中准稳 广东26选5 温州麻将哪个app下载 北京程序麻将机 最强公式算单双 浙江体彩6 +1走势图表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 贵州快乐麻将下载 欢乐捕鱼下载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三肖期期中准稳 广东26选5 温州麻将哪个app下载 北京程序麻将机 最强公式算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