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黃蓉宋國殺手篇

黃蓉宋國殺手



繁星滿天,明月高掛,四周的景色是如此的熟悉親切,在新世界繞了一圈的黃蓉,經歷簡直匪夷所思,在林中醒來之后,疲倦的她卻沒有立即回到襄陽住家,因黃蓉記起上次和蒙古情報頭子簡滑交手時,著了簡滑的的道兒(催眠淫術)后,在林中遺失了丐幫之寶打狗棒,不管怎樣最重要是先尋回打狗棒,盡管黃蓉細心的搜索了北郊的小樹林一遍再一遍,但仍是圖勞無功,毫無所獲,驀地她心頭一跳,生出一絲警覺;這是她多年出生入死,所培養出來的直覺反應。

這時風和月明的天氣突然起了變化,只見天空濃云密布,明亮的夜色轉暗,天空微微閃起幾道閃電,彷佛上天也知道即將有股風暴應釀而起,四周突然寂靜無聲,一臉倦容的黃蓉微覺不妥,身有寒意,肅殺的氣息逼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令人作惡,黃蓉瞬間戒心陡起,她暗自運氣行功,靜待危機的到來,突然一道如獅吼般的笑聲震驚了在搜索中的黃蓉,朝著笑聲處望去,只見黑暗中三條閃動的身影,由遠而近的來到樹林前,而笑聲乃由帶頭之身穿黃色袈裟體型壯碩的中年和尚發出。此時三人已走入樹林內,中年和尚身后倆人躍出,堵住了黃蓉的退路,黃蓉定了定神,要先摸清周遭情勢,再尋脫身之計。

此刻肅殺之氣完全籠罩著中心點的黃蓉,黃蓉藝高膽大臨危不亂,她細一打量,只見身后二人,一人年約三十上下,身形高瘦雙眼滿布血絲,另一人原來是個侏儒,身不滿四尺,就如六、七歲的小童一般,兩雙淫眼正盯著自己的軀體。
帶頭的和尚面對著黃蓉淫笑道:【本佛爺今次真行運,原本任務只要取去郭靖的首級,便可獲得賞金,現在看也許會先收到額外的報酬  】

黃蓉怒道:【大宋就是有你們這種敗類,才會內憂外患頻仍?!?br/>
襄陽城防務均賴郭靖夫婦,率領一干江湖豪士相助方能固守;郭靖、黃蓉二人在襄陽軍民心目中的地位簡直有如天神,而黃蓉運籌帷幄,正是靈魂人物。不過最近有傳聞黃蓉消失了個多月,襄陽如果少了郭靖夫婦,還能撐上多久?敵軍立即加倍重賞派了一群頂級高手去襄陽取郭靖的首級,這三人正是一等級無惡不做的殺手。

帶頭的和尚繼續一臉的淫笑,說道:【美麗可人的俏美人,何必那么兇,我們今晚陪你玩玩吧!】

身后兩人如鬼魅般飄出,揉身攻上,黃蓉順著其人的猛勢,纖手一拍按向那人的心窩,那細瘦如鬼的人心下一驚,迅速變招抓向黃蓉的手臂,黃蓉招式又變,兩只手指插向那人的雙眼,那人急將頭后仰以避,黃蓉玉腿同時直取另一侏儒的要害,只見侏儒微微一退,黃蓉突然覺得雙腳一空,幾乎摔倒,才剛站穩,正欲攻向那人心窩,瘦鬼如鬼爪的手指一伸,同時襲向黃蓉如玉的飽滿雙峰,黃蓉急提氣打了一個空翻,趁勢與兩人相交擊,轟然一聲,三人各退三步。那兩人似乎有點訝異,道:【你這娃兒有點來頭,竟然需要我們同時出手?!?br/>
黃蓉心中暗道,今天碰上這三兇則是大嘆倒霉。

帶頭的和尚眼睛一亮:【落英神劍掌、蘭花拂穴手,你是黃蓉?】黃蓉嬌媚的一笑:【沒錯,我就是黃蓉,知道了快點溜回老家,要不是我會殺光你們這群混旦?!?br/>
帶頭的和尚帶著色瞇瞇的眼神、淫邪的開口笑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本佛爺五十多歲,但房事仍如同少壯,有幸遇上大美人黃蓉,今晚真有艷福,黃幫主不需要撒謊了,本佛爺看得出來你的內力好像比我們強不了多少,一對一你或可占上風,但只要我派兩個人,就可將你手到拿來,對了,忘了跟你介紹他們兩個人,他們是:五毒鬼爪唐川、天殘門賈英,本佛爺是閻王僧,哈哈哈哈  大美人,還是將你美妙的軀體給我們玩弄吧,時間拖太長我的肉棒都要冷了?!?br/>黃蓉怒道:【死禿驢,無恥!】

黃蓉手指略一施勁捏斷一段竹子,翻身一躍,隨即施展打狗棒法,迅雷不及掩耳的,揮棒往閻王僧三人臉上橫掃過去,勢挾勁風,甚是峻急。三人連忙仰后相避,這么一來,下盤扎的馬步自然松了。黃蓉竹棒回帶,使個【轉】字訣,往其腳下掠去,三人立足不穩,同時撲地跌倒??偹闳斯α?,上身微一沾地,立即躍起,黃蓉腳飛起一大石撞向閻王僧的胸口,閻王僧轉身背迎,一陣金石撞擊聲,石塊粉碎落地,黃蓉運使蘭花拂穴手穿過唐川的毒爪招式,差一點點中唐川的丹田大穴,唐川大驚運勁轉身,堪堪避過一擊,黃蓉又使【落英神劍掌】拍向賈英背心,唐川正欲爪向黃蓉,突然驚覺頭上異物急落,唐川舉爪一擋,原來是千斤大石,大石墜勁驚人,唐川運勁全身功力,將大石蕩開,只覺胸口氣血澎湃,眼睛一黑、心頭一甜,身子隨即軟倒,急忙勉力以撐地。黃蓉名氣極大,他們早有耳聞,但武功竟精妙如斯,卻也大出彼等預料。

黃蓉含怒之下一輪猛攻,三人頓時狼狽不堪;但黃蓉心中暗驚,交手之際感受到三人的武功門派怪異,對戰下去自己恐難討好。尤其那閻王僧似乎身懷少林寺金鐘罩一類的橫練功夫,雖然為打狗棒法擊中數次,但卻若無其事,毫發未傷。閻王僧練就一套刀槍不入的護體神功,但在黃蓉竹枝擊打下,竟然痛澈心肺,內臟激蕩,這簡直是閻王僧前所未有的駭人經驗。至于那天殘門侏儒,一向自詡功夫獨步塞外,竟然無法戰勝黃蓉,心中也不禁銳氣全消,駭然嘆服。

三人重組攻勢,一時之間,黃蓉竟是無隙可趁,又需閃躲敵人亦漸凌厲的攻擊,左右支絀之下,頓時險象環生,漸落下風。黃蓉遭三人圍攻,打狗棒法雖精妙,內力耗損下也漸感不支,黃蓉當下使個【封】字訣擋住三人的攻勢,移動腳步,東突西沖。三個人跟著黃蓉竹棒攻守變招,眼見黃蓉向外沖擊,退了十幾步,賈英唐川一前一后,掌爪猛擊;黃蓉此時氣血未平,自揣就算躲的過后方偷襲,也無法避開前方攻勢,便舍后就前,向前猛撲。不出黃蓉所料,身后毒爪攻擊果然落空,但正面攻擊的雙掌,卻已挾帶勁風直往其胸前擊來。

黃蓉臨急智生,她不閃不避反而挺胸上迎。正面的賈英,目睹黃蓉胸前顫巍巍、白嫩嫩的一團嫩肉迎了上來,情不自禁的改拍擊為抓握。黃蓉滑膩柔軔的雙峰,瞬間落入他粗糙的掌中,整個嬌軀,同時也撞入他的懷里。軟玉溫香,使他陷入短暫迷惘;但這短暫的時間,卻也給予黃蓉反敗為勝的良機。黃蓉趁鉆入那侏儒懷里之時,順勢使出一式【見龍在田】,那侏儒趴、趴、趴連退七、八步,隨即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時之間都暫失行動能力。此時身后的唐川亦追擊而至,黃蓉更不轉身,她一式【神龍擺尾】,攻向身后的唐川;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兩人掌爪勁相交,身后的唐川不敵受創倒地,黃蓉也是向前傾倒,氣血翻騰。心中也不禁暗道一聲僥幸,這一仗若非侏儒惑于美色,中途變換招式,那自己處境實不堪設想。

此刻剩下閻王僧單打獨斗,黃蓉自揣可穩操勝券,黃蓉使出打狗棒法,絆、劈、纏、戳、挑、引、封、轉八訣,狂風暴雨般的擊向閻王僧,閻王僧受創立即倒躍奔逃;黃蓉在后緊追不舍。倆人流星趕月的一陣急奔,不知不覺已急奔至荒郊野外,那知閻王僧突地停了下來一轉身,丹田一提,雙手一合,向正緊追在后的黃蓉使出【獅子吼】。黃蓉不禁花容失色,一愣之下,閻王僧便已迅快的連點黃蓉七處大穴,他心道:【這俏黃蓉艷名遠播,今日一見,果不愧稱為中原第一美人,委實可稱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只不知床上功夫如何?】

想到此處,淫心頓起。黃蓉心知不妙,欲待掙扎,但穴道被點,一籌莫展。閻王僧選了一塊平坦之地,解下外袍鋪在地上,將黃蓉發髻解開放于其上,然后除光她身上衣衫鞋襪,將她衣袖撕成幾條布條,把黃蓉雙手雙腳拉開綁在幾棵樹上。又逼她服食軟骨散,使其內力全失,以免他們自行運力沖穴。再解開黃蓉周身大穴,只留下顎一個穴道不解  

自黃蓉上月失蹤以來,郭靖愛妻心切,每隔數天便會到北郊樹林找尋失蹤的愛妻,期望奇跡的出現,盡管搜索了數遍,毫無黃蓉的影蹤,至今只能找到黃蓉在林中遺下的丐幫之寶打狗棒。今天晚上天氣突然起了變化,只見天空濃云密布持續閃電,郭靖感覺不安,與生俱來的直覺告訴郭靖彷佛有事即將發生,最終無法入睡,還是決定去北郊樹林哪里再找最后一遍,不管后果怎樣,了決心事。
這時身在荒郊野外的黃蓉,不禁冷汗直冒,心亂如麻,果見閻王僧奸笑道︰【解開你全身穴道,是因為我不喜歡女人一動不動像尸體一樣。但我又怕郭夫人你這貞節烈女會咬舌自盡,所以留一個穴道沒解,讓你下顎無力。不過,雖說不能言語不能自盡,你的啞穴我可沒點,所以黃幫主你到時快活了,想嗯啊幾聲倒還是行的?!?br/>
夕陽的余暉灑在女神般的黃蓉赤裸的胴體上。艷麗無雙的臉龐,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以至濃黑神秘的三角花園,均在斜陽之下一覽無遺,直是嬌美端麗、不可方物。黃蓉覺得萬分屈辱,自己貞潔美麗的身體正被一個陌生男子一寸一寸的欣賞、一處一處的品評,黃蓉眼中如要噴出火來,恨不得將眼前的淫蟲碎尸萬段,偏生一身武功派不上用場,區區幾條布條便讓一代女俠無法動彈。

閻王僧的雙手不再客氣,從黃蓉玉蔥般美麗的足趾摸向白瓷似的小腿,拂過雪嫩的大腿,順著軟滑的臀部滑向苗條的腰腹,最后雙手由粉頸向下游動,停留在一對堅挺的玉峰上。黃蓉只覺得身體一陣陣的酥麻,傳來跟丈夫郭靖的撫摸完全不同的感覺。貞潔的她不覺歡愉,只覺惡心,但苦于無力張嘴嘔吐。

這時唐川、賈英經過一輪運氣行功,已尾隨到來,目睹黃蓉狼狽性感的模樣,只見黃蓉細嫩柔滑的肌膚、一雙圓潤修長的玉腿、渾圓挺聳的豐臀、飽滿堅挺的雙乳、鮮美如蜜桃般的嫩穴,均毫無保留的,纖毫畢露的完全呈現在二人眼前,兩人頓時欲火陡升,不禁血行加速,綺念橫生,下體也硬梆梆的直翹了起來。
閻王僧開始使用著他的高超前戲指技,撫摸黃蓉上身每一個敏感帶。摸了一會,見黃蓉雙眼緊閉、毫無反應,漸覺有些沒趣,故意道︰【郭夫人,本佛爺不客氣了!中原大俠郭靖要戴頂蒙古綠帽子啦!】除去自己的衣衫,將火熱的肉體壓在黃蓉赤裸裸的美艷胴體上。

御女無數的閻王僧卻是清楚女子身上何處敏感,他伸出舌頭,輕輕舔吸他的俘虜敏感的肚臍眼,兩只手亦握著她水般柔軟的纖細腰間,十指不輕不重的用著巧勁又捏又抓??蓱z黃蓉當場被他弄的死去活來,心中只盼自己能夠昏厥過去,免得受此地獄般的折磨。偏生是清醒萬分,閻王僧手指在她敏感肚皮上的每一次收縮與爬搔、舌頭在她肚臍上每一下無法忍受的輕點,卻是感覺的清清楚楚,黃蓉眼看即將受辱,眼角不禁淌下淚來。

閻王僧冷笑道:【黃大幫主別哭,現在好玩的才開始呢?!克V箘幼?,移到喘著大氣、動彈不得的她光裸的雙足邊。黃蓉馬上心里涼了一截,知道要糟。閻王僧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捏著黃蓉白嫩的腳趾頭,輕輕的刮刮她如玫瑰花瓣般的腳趾甲,弄得她又癢又怕,萬般恐慌。

閻王僧得意的大笑中,長指甲已經觸到了黃蓉兩腳腳心光滑柔軟的涌泉大穴。只見黃蓉登時如遭雷殛,一雙美目忽地緊閉忽地大睜,嫩白赤裸的身體一如出了水的魚般,在綁住四肢的布條間瘋狂的擺動,完美的兩只腳掌拼命的左右搖動,十根白里透紅的腳趾一張一合,想躲過閻王僧殘酷的觸摸,卻是于事無補。閻王僧如妖魔般的微笑著,手指有時順著黃蓉足底的紋路慢慢來回,有時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腳心,有時撥開她的腳趾,搔弄著她敏感的趾縫。

黃蓉只覺得一顆心就要從口里跳將出來,四肢百骸如要散開了一般,笑得花枝亂顫中,眼淚與冷汗卻是大滴大滴的流下。閻王僧對女體的知識果然不同凡響,果真輕易讓黃蓉首次體驗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絕望??蓱z黃蓉枉自滿腹經綸,這時在閻王僧的酷刑下已經完全失去理性思考能力,連想求饒都想不到要如何求饒了。她已忘記自己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忘記現時正遭受死敵折辱,只知道時間如同停下了一般,這般千分萬分的難受好似無止無盡。

沒過多久,閻王僧簡單卻有技巧的摩擦動作已將黃蓉逼至狂亂邊緣,赤裸的身體僅能順著敏感的雙足傳來一波一波的強烈感覺而自發反應。閻王僧笑看著眼下這完全失控、瘋狂掙扎的大字形美麗裸女,只見她滿臉通紅、渾身香汗淋漓、全身肌肉緊繃,銀鈴般悅耳的嬌笑聲中混著珠淚,一雙迷人的乳房胡亂甩動,哪里還有原來天下所熟知的大宋一幫之主、襄陽全城之倚的威嚴。

又過良久,黃蓉漸漸全身脫力,只剩低聲呻吟,嬌艷無倫的她,張著紅唇,呻吟扭動的媚態,使閻王僧再也無法忍受,笑道:【哈哈,黃幫主,現在該聽話了吧?!侩p手停止動作,便開始親吻黃蓉的櫻唇,把舌頭伸進她口中,攪拌她濕滑的舌頭,一只手并毫不憐香惜玉的揉捏她仍在喘氣中起伏的乳房,黃蓉下顎無力,只能任由他擺布。

閻王僧捏夠了仙女般的黃蓉令人愛不釋手的胸部后,接著便改以舌頭在白玉似的雙乳上畫圓圈。畫了幾圈而后,突然一口含住她開始充血勃起的乳頭,開始兩邊輪流著力吸吮。在遭閻王僧新奇的酷刑輕薄擺布之后,黃蓉不但意志粉碎,全身遭受過度刺激的神經更已完全開放?,F在敏感的乳頭又遭玩弄,無法抗拒的她,只能更大口的喘著氣。

閻王僧吸了一會,將臉抽離開黃蓉的乳頭,只剩下雙手揉捏她柔軟堅挺的雙峰。他再次的凝視著黃蓉極端纖細成熟的雪白肌膚,如脂般嫩滑,堪稱世上少有。被拉開的雙腳完全暴露了私處,大大張開的大腿根部,覆蓋著陰毛的三角地帶白嫩的隆起。濃密而柔軟的陰毛覆蓋不住微開的花瓣,和乳頭一般粉紅的小口微微的閉著,保護著一樣略帶淡紅色的、米粒般大小的陰蒂,閻王僧心中暗自贊嘆,手上自也沒閑著。

黃蓉很快就感到閻王僧不規矩的手已經超過了肚臍,移向她的下體,她瘋狂似的亂動。但她身上的閻王僧卻更加興奮道;【倒要看看大宋第一女高手功夫練不練的到下面,那里有沒有比較耐摸耐操?!績芍种笓荛_黃蓉貞潔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無抵抗能力的陰蒂,手指開始快速震動。

黃蓉身體受此強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陣顫栗,今日竟遭丈夫之外的無恥男子如此恣意羞辱侵犯,利用自己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供其嘲笑取樂。一生自視甚高的黃蓉此時幾乎快崩潰了,偏生她四肢被縛、內息不暢,此時此地一身絕藝卻是毫無用處,遭人輕薄,卻只能不斷地掙扎。

湊下嘴去,閻王僧靈活的舌尖在黃蓉可人的花瓣縫上不斷地游移。閻王僧笑道︰【黃幫主,在下武功就算比不上你那名滿天下的呆頭鵝丈夫,但這方面的技巧,可絕對比他強上千百倍。一兩刻鐘你也許還沒感覺,舔上半個時辰,就不信你還不流出來。到時再看看才貌雙全的黃大幫主,流出的水倒有何特別之處?!块愅跎目诮环浅W屑?。他并非不顧一切的在那部位上亂舔,而是開始時以似有若無的微妙動作舔舐,待到發現黃蓉某處是性感帶時,就執意的停留在那里以舌加意拂弄。

閻王僧如此的口技,連毫無性欲的石女、身經百戰的蕩婦也會產生性欲。黃蓉身體既無異常之處,對男女之事亦絕非經驗豐富,自然沒多久就被弄得完全情不自禁。她口中雖未發出聲音,但開始不由自主的擺頭,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吹近S蓉的反應,閻王僧感到十分歡喜,更得意的用舌尖壓迫她的陰核,不停扭動、撥弄。身下的女體忍不住像抽筋一樣,豐滿的臀部產生痙攣。閻王僧的嘴就壓在她的陰道吸吮,時時發出啾啾的淫蕩聲音。

閻王僧抬起頭道:【嘿嘿,聽到了嗎?你上面的嘴就算不允,下面的嘴倒似蠻歡迎我的?!奎S蓉羞得滿面通紅,只能以盡力抗拒閻王僧的挑逗來回應。但女子的身體是誠實的,就連譽滿天下的女俠黃蓉也不例外。無法動彈的黃蓉,陰部完全暴露在閻王僧充滿技巧的舌頭下,一陣陣單純質樸的郭靖從未給過她的快意沖向腦袋,她就算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聲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體毫無生理反應?
閻王僧對黃蓉的陰蒂挑逗持續良久,她股間說不出的快感也愈來愈強,漸漸的,就連她自己都能感覺到體液正順著自己大腿流下。閻王僧笑道︰【嘿嘿,究竟堂堂的丐幫幫主也跟普通漢人沒個兩樣,空說什么三貞九烈,給人剝光了再隨便舔舔也就濕成這樣了。嗯,不錯,味道酸甜適中,可謂極品,不愧你一生盛名?!?br/>黃蓉見自己身體如此不爭氣,以致竟遭死敵如此羞辱,不禁羞憤難當,悲從中來。閻王僧吐出一口大氣,連呼痛快,繼續徹底的玩著身下宋朝美女充血漲大的陰核。這時候黃蓉濕潤的陰道口已經完全大開,閻王僧順勢把粗大的舌頭卷起插進里面。如同陽具插入時的快感突然產生,黃蓉不禁發出【啊】的一聲,在這剎那有了昏迷的感覺,雙腿酸軟無力,只好努力將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間抗拒,勉強使自己不要昏厥過去。

閻王僧繼續激動的用粗糙的舌頭深深的攻擊黃蓉的陰道。當黃蓉下身的入口更加擴大和濕潤時,閻王僧用靈活的食指和中指深深插入黃蓉的花瓣。只見黃蓉不停地扭動她的臀部,上身翹起,散亂的烏黑秀發猛烈的在空中飛舞,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連自己都感覺的出陰道在夾緊進入里面的手指。

閻王僧的兩根手指如交換活動般地挖弄,而且還加上抽插的動作。向外拔時,黃蓉下身鮮紅色的花瓣跟著翻出來,伴隨著大量體液。閻王僧的拇指在陰道外面不停地按摩陰核,黃蓉雙手緊抓綁縛她的布條,雙眼緊閉,腳趾蜷曲。很快的,黃蓉陰道里的收縮就變成了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流出來的透明體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條水路流下,淋濕身下的草叢。

曠野之中一片寂靜,只有閻王僧手指與黃蓉濕潤的陰部互相摩擦所出的淫靡水聲。閻王僧冷冷說道:【是時候了?!克麑⒁验_始在自己不斷輕薄折辱下崩潰流淚的黃蓉壓下,迅速的將她下身的綁縛解開,然后挺腰靠近她的兩股之間。閻王僧雙手抓住早已兩腿酸軟、無力抵抗的黃蓉柔軟的雙足,手指分開她的足趾、插在她的趾縫之間,將她修長的雙腿高高舉起,巨大的龜頭輕輕摩擦著她濕潤的陰部以恐嚇示威。

黃蓉自知無幸,只得緊閉雙眼,在心中懇求老天憐她一生行俠仗義,奇跡適時出現。偏生世間不一定永遠邪不勝正,閻王僧腰部冷酷的用力,粗大的陽具一下子壓入濕潤粉紅色的花瓣裂縫中。紅黑色龜頭帶著如發出聲響似的力量,將陰唇粗魯的剝開。當閻王僧那長大的陰莖一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縫內時,只覺一片溫熱柔軟潮濕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他,彷佛要將他融化似的。

只見她【啊  】的一聲,發出絕望的長叫,黃蓉腦中一團雜亂,幾乎當場昏厥過去。侵入了她體內的閻王僧更是得意的笑道:【郭夫人,在下此物可算名品吧。不知跟郭大俠比起來,倒是誰擅勝場?嗯,看來您的下面倒似乎不討厭新熟乍識的在下我,想必是郭大俠略有不足吧。還是您事實上根本大小不拘一任歡迎呢?嘿嘿?!?br/>
黃蓉自然無法作答,被強暴的屈辱,亦已使平日聰慧機靈的她精神完全麻木無法思考。更有甚者,黃蓉被玩弄的肉洞早已脫離了她自己的控制。只見個艷冠群芳的黃蓉仰起頭,上肢被綁的身體不停向上抬動,努力忍受著如火燒般的強烈插入感。性感卻無力的嘴唇在死敵對她身心兩面的無情折磨下,終于放棄抗拒,不自覺的隨著閻王僧的動作發出呻吟聲。

深深插入黃蓉體內的閻王僧將舌尖滑入她嘴里,用舌頭纏繞她的舌尖,然后猛烈吸吮。黃蓉感到舌根像要斷裂,同時感到深入的陰莖慢慢向外退出,卻竟是奇妙的不舍感覺。閻王僧再度深深插入時,強烈電流般的感覺沖向黃蓉腦頂,使她發出哭泣般的哼聲。當肉棒再次開始不斷的猛烈抽插時,她幾乎失去聲音,紅唇微張,被點了穴的下頜微微顫抖,從櫻桃小嘴流出透明唾液閃閃發光。

閻王僧的雙手也沒閑著,放開黃蓉雙足,不停地同時挑逗著她早已堅硬得彷佛就要裂開的乳頭,和富有彈性、令人愛不釋手的乳房。黃蓉愈要勉力抗拒,感官越是集中在被閻王僧撫摸的地方,使得快感卻是越加強烈。同時由于身體不能隨心所欲的活動,竟使她產生一種莫名的新感覺,又是羞辱,又是興奮。

閻王僧運起內力,巨大而火熱的陽具在黃蓉如絲緞般柔滑的陰道中,以遠超過常人的速度快速進出,龜頭如奔馬一般,摩擦著黃蓉美麗花瓣般的陰唇以及神秘圣潔的陰蒂。

黃蓉只覺下體如遭火炙卻毫不疼痛,自與郭靖洞房花燭夜以來,從未有過的十倍快感從自己的下體擴張到全身毛孔,說不出的舒服,說不出的好受。她大聲呻吟,雙腿使勁圈住閻王僧的腰桿,被綁縛的雙手只想用力的抱住眼前的男人,哪還管他是誰。

須知郭靖黃蓉兩人均甚是單純,結褵十余年來從未想到、亦不屑為此不登大雅的床笫之事耗費內力。閻王僧卻是荒淫好色、經驗豐富,一身內力倒有一半是為了房中之事而練的。今日黃蓉的成熟肉體頭次嘗到此種既是天賦異秉又配合深厚內力抽插的雄健快感,自己偏又內力全失無法運力抗拒,如何能夠忍受?
閻王僧熾熱的巨物每一個動作都深深地撞擊著黃蓉的子宮,粗鄙的肉棒將襄陽城中不可一世的女俠帶往欲情的高峰。

強烈的快感,使閻王僧不顧一切地用盡全力抽插。同樣強烈的快感,卻讓他嬌嫩的戰利品努力集中最后的精神抗拒。黃蓉想咬緊牙關,但下顎卻無法用力,無法控制自己口里流泄出蕩氣回腸的嬌吟聲,只能努力的想著她的靖哥哥、她的女兒、她在襄陽保國安民的大任,拼命想保住自己最后的尊嚴。但是腦中郭靖的面容偏生模糊不清,而自己滑嫩的臀部在死敵如此折辱下,卻盡是不聽話的用力扭動。唐川、賈英對于男女之事并不陌生,但如今乍見天仙般的黃蓉發騷難耐的媚態,不禁忍無可忍,紛紛掏出陽具,對著黃蓉手淫了起來,二人一面手淫,一面欣賞著黃蓉的曼妙風姿,倆人越看,就越覺得世間的任何女子,遠遠比不上黃蓉,無論是容貌、身材、氣質,乃至于肉欲風情,都遠不如黃蓉這般的撩人遐思。
終于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了  靖哥哥,蓉兒對不住你  芙兒,千萬不要學娘  】流著眼淚的黃蓉,腦中模糊的郭靖、女兒、和襄陽城,一下混成了眼前閻王僧邪惡而清晰的臉,然后幻化成千萬道光。雪白豐滿的臀部不自覺的用力向前挺,柔軟的腰肢不斷地顫抖著,魂魄彷佛在三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后只有極樂世界快速擴大。粉紅的陰道夾緊抽搐,晶瑩的體液一波一波的流出來,同時無法控制的發出了悠長而淫蕩的喜悅呼聲,只覺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時間好似完全停了下來──然后是黑暗中無止境的墜落。

瞬間,黃蓉全身一陣顫栗,達到了從所未有的絕頂高潮,唐川、賈英目睹黃蓉欲仙欲死的銷魂模樣,禁不住也是狂噴而出,一泄如注。閻王僧在她抽搐的陰道中哪里忍的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閻王僧完全射出后,黃蓉的陰部仍無恥的纏夾住那不屬于郭靖的陽莖,像是要擠得這大宋的死敵一滴也不剩似地。閻王僧伏倒在黃蓉柔軟的肉體上喘氣,只見她面色潮紅,長長的睫毛不住閃動,正在羞恥的享受不由自主的高潮后的余韻。

閻王僧吻了香汗淋漓的黃蓉一口,笑道:【什么武林正道、中原第一,好大的口氣,原來也不過如此。叫起春來聲音倒是好聽  黃幫主,還沒完哩,我們再繼續享樂吧!】說完便解開黃蓉上身的綁縛,唐川、賈英倆人方才目睹黃蓉媚態,早已欲火難耐,躍躍欲試,三人準備開始另一場凌辱。

唐川欲念如潮,首先開口道︰【他娘的!閻王僧你也真有辦法,竟能完全的凌辱了艷名遠播的黃蓉;今晚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們如不想法子樂乎樂乎,玩過痛快,豈不是暴殄天物?】

賈英笑道:【嘿嘿!唐兄說的也是,不過這千嬌百媚的郭夫人,功夫可不是假的,武功高強,玫瑰多刺,我們可要玩得小心的?!?br/>
唐川道︰【哼!武功高強有個屁用?你沒看她方才浪成那副模樣?我們只要將我們的大肉棍直入中宮,捅進她那騷穴里。嘿嘿!到時候就算她武功再高,恐怕也只有使勁叫床的份了!】唐川忍不住探手就向黃蓉飽滿堅挺的雙峰抓去,他魯莽的動作,使陶醉在高潮后余韻中的黃蓉驀然覺醒,她睜開雙眼,狠狠的瞪視著鬼爪唐川,唐川見她俏臉含威,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模樣,心中不禁憤憤不平。唐川強迫渾身虛脫的黃蓉跪下,夕陽之下,美艷無方的黃蓉一絲不掛的跪在曠野中,翹起充滿健美與性感的臀部做出狗爬的姿勢,骨肉挺勻的柔滑大腿中間,顯出一方黑中透紅的美麗花園,還有乳白色的粘液慢慢淫靡的滲出。

唐川手抓住趴在地上的黃蓉秀發,將紅黑色的巨大陽物傲慢的送到黃蓉的嘴前。但黃蓉內力雖失,武藝仍在,那話兒一入黃蓉的口中,黃蓉便即巧妙的將頭一擺,讓它掉了出來。唐川屢試不得要領,無計可施,只好抓住黃蓉的腦袋,將自己的陽具插進黃蓉的嘴里去,并將她的頭部緊緊的壓在自己的下體上,使她無法動彈。

【黃幫主,你還是乖乖吞它吧,免得再無端吃苦了?!抠遒Z英語罷,舉手運力往黃蓉柔嫩的屁股拍落,黃蓉吃痛,但嘴巴中塞滿咸咸酸酸的肉莖,呼不出聲。下顎穴道被點,連嘴唇都合不攏,想咬唐川也咬不下去。黃蓉雖然冰雪聰明,這方面技巧既是毫無所悉,下顎又不能用力無法緊含,唐川從她口中所得快感自是有限。侏儒賈英突然繞到黃蓉身后,在一片曠野中,黃蓉的渾圓屁股高高挺起,雪白的嫩肉顯得格外顯眼,蜜桃般的山谷間,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好似張開小口正在等待。

閉著雙眼的黃蓉驚覺侏儒賈英已到身后,還來不及反應,閻王僧已迅速的將陽物對正黃蓉陰部,腰桿用力往前一送,兩人下體緊緊相貼。喘氣連連的黃蓉疲軟的趴在地上,下身被侏儒賈英抱著,高高的抬起。閻王僧道:【郭靖想必沒有如此像干狗一樣玩過夫人,今日可謂艷福不淺,哈哈?!?br/>
黃蓉腦里一片空白,一對美麗的椒乳也不停的搖晃。約莫過了半炷香的時間,侏儒賈英一只手卻摸到黃蓉的陰核,在陰核上撫摸了一陣,只摸到黏糊糊的體液。沾滿淫水的手指輕輕擦過了會陰部,繼續向黃蓉菊花蕾般的肛門摸去。侏儒先在它的周圍繞圈子,然后將濕漉漉的手指抹在茶褐色洞口上,那里立刻如海參一樣收縮。

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擊,黃蓉只感到污穢與恐慌,無助的肛門哪里能抵抗入侵者。侏儒把幾乎要整個趴倒在地上的黃蓉用力拉起,感覺她的臀部恐懼的顫抖,柔聲對她道:【我說小美人兒呀,你不要怕,你的屁眼兒可愛的很哪!一點也不骯臟。待會你就會像剛剛一樣快活啦!】侏儒嘴里安慰,中指卻慢慢的深入。黃蓉下意識的想往前逃,但被侏儒用手抱住臀部,只覺得連自己的靖哥哥都沒給碰過的骯臟地方慢慢被撐開,一支異物慢慢進入她的身體,連同陰部內閻王僧的肉棒在她的體內抽動。

黃蓉又是痛楚、又是快活,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好似要把她沖刷到另一個世界中,只聽到聲聲無意識的呻吟從她口中發出。侏儒的手指觸摸到黃蓉肛門里面,在指腹上稍加壓力,然后揉弄起來。黃蓉將臀部左右搖動,并想要向前逃走,但卻無法使侏儒細心按摩的惱人手指因而離開她全身最私密的所在,她雪白的身體也如同蛇一般的扭動,從口中發出呻吟,整個身軀無助的蜷曲起來。

黃蓉上前后同時被辱,在強烈的感覺沖激之下,已忘了身在何處、自己是誰,什么敵我之分,早已不存在于她被恥辱、怨恨、痛苦與歉疚麻痹的腦海中。她只是任由自己成熟身體直接隨著三人的動作反應。閻王僧、唐川、賈英三人運力同時快速抽插黃蓉上前后三穴,黃蓉登時腦里如遭雷轟,下身若受電擊。任黃蓉武功再高,終是血肉之軀,更何況她現時早已內力全失,無從抗拒  

【啊  啊  啊啊  】在閻王僧三人給予自己身子的強烈刺激下,她終于熬不住,瘋狂絕望的呼號,身子死命的扭動,身體已瀕臨崩潰邊緣,忽見黃蓉全身肌肉僵硬,皺緊眉頭,表情似痛苦、似絕望、又似悲傷,【啊啊啊  咿啊  】的呼號,說不出的悅耳,又說不出的淫靡。赤裸的身體弓起,如完美的玉像般畫出美麗的弧度。閻王僧只覺如絲緞般的柔滑陰道規律的一收一放,陣陣溫暖的愛液從美女體內深處涌出,淋在自己深深侵入的龜頭上。

黃蓉弓起的身體僵了一會,長呼漸漸結束,全身陡然癱了下來。三人眼見黃蓉在強烈的高潮下脫力,翻起白眼,全身發生痙攣,更是興奮。在渾身無力卻另有一番嫵媚動人的黃蓉身后,侏儒賈英手指繼續蹂躪她的肛門,唐川輪流照顧黃蓉兩個軟玉溫香的乳房,用力握緊前后揉搓,一張嘴在背后舔她背部滲出的汗水,黃蓉無法運內力抗拒,散亂的長發胡亂的左右甩動,閻王僧抱緊黃蓉下身更是不停的繼續加速抽插。黃蓉高潮剛過,下體極端敏感,難受萬分,只是無意識的呻吟。

閻王僧享受的笑道:【嘿嘿,黃幫主呀,今日讓你領略領略性交的樂趣!我等完事之后,只怕你再也離不開我了?!奎S蓉全身流滿香汗,剎時神智清醒,想到自己適才丑態,只覺羞恥萬分、無地自容。只是腦中雖然百味雜陳,又是對閻王僧三人的恨意、又是對郭靖的歉意,濕滑滑的下體卻是火熱熱的,說不出的空虛難受,又是盼望趕緊有人繼續填補自己下體的空缺。這感覺委實難受,她不由得不斷喘息,只知自己下體不停扭動,似乎在求懇一般,卻想也不敢多想自己身體到底在懇求什么。但黃蓉極為硬氣,只是盡力忍耐。

唐川臉上露出了淫虐的笑容,一面把黃蓉的頭壓在草地上,一面撫摸她充滿彈性的乳房,用力捏著她美麗的乳頭,道:【你這騷娘裝什么貞節?閻王僧干得你舒服,你他娘的!下輪該輪到你那鮮花一般的女兒啦,黃花大閨女想必滋味不盡相同,不過你那女兒倒是遠比不上你千嬌百媚  】黃蓉一聽,想到自己方被淫魔玷辱,若愛女又將遭受野獸輪暴,登時臉色氣得鐵青  

此時侏儒賈英突地一打手勢,制止鬼爪唐川繼續發言,而后低聲道︰【有高手來了!】三人以黃蓉為中心點,迅速埋伏在四周。不一會功夫,一個濃眉大眼的中年漢子飛奔而至。他一見黃蓉赤裸躺臥,不禁大呼一聲︰【蓉兒!真的是你?發生什么事 。你怎么了?】話聲方歇,他已來到黃蓉面前。

來人正是大俠郭靖,他先探黃蓉鼻息,察覺呼吸正常,并無大礙;于是立即脫下外衣給黃蓉蔽體,突地響起破空之聲,無數細如牛毛的暗器,蜂擁而至。郭靖抱起黃蓉,一躍而起,一舉閃過暗器,他舉重若輕,似慢實快,落地后立即護于黃蓉身前,關懷體貼之情,溢于言表。

黃蓉見夫婿神威赫赫,真情流露,不禁感到溫馨滿懷。她依偎在郭靖身后,迅速的將衣衫系好,心中也不由想到,只要有靖哥哥同在,就是千軍萬馬,他也必能護得我周全。但轉念想起適才在閻王僧凌辱高潮下,自己禁不住產生愉悅的生理反應,她心中頓時又充滿了愧疚。她輕聲細語的道︰【靖哥哥,蓉兒身子叫狗賊瞧見了,可羞死人了。靖哥哥,你替我好好教訓他們,將他們的眼睛挖下來,好不好?】

冰雪聰明的黃蓉如此說,其實另有深意。她熟知郭靖個性,知道郭靖縱有懷疑,必也不會追問;如今避重就輕,只言身體遭賊人瞧見,要他挖下賊眼,為己泄恨。如此,既可釋郭靖之疑,又略去自己遭凌辱之事,一舉兩得,實是高明無比。郭靖方才見黃蓉赤裸躺臥,心中已疑妻子受辱;但他心性質樸,心想妻子縱然受辱,也是出于無奈,因此內心對于黃蓉,只有更加憐愛,并無絲毫芥蒂。如今聽黃蓉之言,知道妻子仍是清白無瑕,心中不禁喜出望外。

他激動的回手緊握黃蓉,笨拙的道︰【蓉兒,你沒事,我真是歡喜!】閻王僧三人見偷襲無功,便躍身而出,雖知郭靖武功高強,暗揣郭靖功夫大概與黃蓉在伯仲之間,現在黃蓉又服下軟骨散,內力全失,如今面對郭靖,惑于黃蓉美色當前,但也不甚畏懼。閻王僧大刺刺的上前一步,揚聲道︰【方才已領教過郭夫人的高招,嘿嘿!果然不同凡響,我三人可是大飽眼福。嘿嘿!不知郭大俠是否也裸身迎戰???】

他語帶雙關,猥褻輕蔑,郭靖聞之大怒。他柔聲對黃蓉道︰【蓉兒,你先在一旁歇著,看我好好教訓這三個狗賊?!克趷燮拗?,大吼一聲躍身而上。郭靖人在空中,渾厚至極的【降龍十八掌】掌勁,已四面八方的籠罩住三人;三人一驚之下,紛紛運功還擊,只覺來勢劇力萬鈞,迥非適才黃蓉所可比擬。郭靖大展神威,【降龍十八掌】、【空明拳】,配合上雙手互搏術,直打得三人心驚膽戰,叫苦不堪。閻王僧見情況不妙,一聲獅子吼呼嘯,三人攻勢一變,使出壓箱底的保命絕技,此刻肅殺之氣完全籠罩著郭靖,三人原本有守無攻的局面,也漸次扭轉過來,郭靖只覺三人此去彼來,進攻防御,節奏明快,較諸方才,實有天壤之別。

郭靖一方面緊守門戶,另一方面也細思真經法則,以找尋破陣妙方,但他頭腦素不靈光,一時半刻又那能想出什么好法子?三人見郭靖只守不攻,不禁洋洋得意,愈加猖狂。而一旁觀戰的黃蓉,見郭靖漸落下風,不免提心吊膽,生怕郭靖有所閃失,黃蓉焦急之下,突地靈機一動,假意專注戰局,但長袍襟擺,卻狀似不經意的撩起,露出雪白圓潤的雙腿。其時皓月當空,明亮如晝,她修長渾圓的一雙美腿,在月光映照下,可真是潔白似雪,溫潤如玉,唐川、賈英兩人一見之下,果然分神偷窺,大上其當。

原來三人自漸占上風后,心情便逐漸松懈了下來,較諸郭靖心無旁騖,全神貫注的接戰,三人可是輕松無比,行有余力,在此情況下,春光外泄的黃蓉,自然便成為他們目光注視的焦點。古靈精怪的黃蓉,唱作俱佳,熟知男人心理,她狀似自然的搖晃雙腿,襟袍掀動之下,妙處若隱若現。唐川、賈英兩人不知黃蓉有意蠱惑,還道自個眼福不淺;兩人垂涎貪婪的眼神,如影隨形,緊緊隨著黃蓉搖晃的雙腿而往返游移;黃蓉的冰肌玉膚,幽穴芳草,均清晰的落入兩人眼中。黃蓉對他們淫穢猥褻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也視戰局的變化,適時的開合雙腿,泄露春光。

每當郭靖落下風,她便假意忘情的大開雙腿,而虎視眈眈的兩人,當然也把握機會,趁機窺視黃蓉的妙處。在唐川、賈英兩人分心之下,郭靖漸轉危為安,專心對敵,并不知嬌妻在身后犧牲色相。他左右互搏,使出亢龍有悔,分擊三人;閻王僧見他一掌擊來,毫無先前威勢,不禁漫不經心。這亢龍有悔乃是【降龍十八掌】精華之所聚,已達剛極生柔、返璞歸真的無形境界,故其聲勢反倒遠不如一般普通掌法。

三人見郭靖掌勢柔弱無力,顯然已是強弩之末,因此一邊揮掌爪迎擊,一邊色瞇瞇的,緊盯著黃蓉。原來此時一陣風起,黃蓉襟袍飛飄,雪白的下身盡形裸露。三人望著賞心悅目的美景,不禁心猿意馬,神魂飄蕩。雙方掌勁一交,三人立覺不妙;排山倒海的暗勁如潮涌至,重重疊疊,一波勝過一波。首當其沖的閻王僧,如被擊發的炮彈一般,砰的一聲向后飛起,重重的摔在地上,今世再也爬不起來;緊接著唐川,也如風中落葉一般,重創翻滾倒地;天殘門侏儒賈英依賴高超的輕功堪堪避過降龍掌奪命一擊,急奔而去,并笑道:【大美人,我會想念你赤裸的標致身材,你的小嘴,你百看不厭的肉洞,襄陽城  再見了!】,身影漸遠而去  

敵方戰果一死一傷一逃脫,郭靖擊敗三人,雀躍欣喜的黃蓉,滿臉喜色,嬌艷如花;一個轉身,如飛鳥投林般的鉆入了郭靖的懷抱。此時人聲雜沓,武敦儒、武修文兄弟,帶著百多名兵士前來接應,當下眾人將重傷的唐川,捆粽子般的綁了個結實,抬回襄陽大牢監押。


【完】



[email protected]
平特复式连怎么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