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歡迎來到鳳凰部隊!】(完)【作者:打膠患者】

作者:打膠患者
字數:9000


  歡迎來到鳳凰部隊!

  《拔階洗禮!》

  鳳凰部隊,號稱女性版的蛙人部隊,里面的學姊常說南有桃子園、北有鳳凰
花,但是絕大多數同袍直到退役都沒聽過這個單位。這是因為本部隊的受訓門檻
相當嚴苛,基本上你在營區內看到的女兵都不會收到相關消息,只有我們這些為
了鍛煉吃藥打針、頂著渾身筋肉趴趴走的大塊頭才有機會獲選。

  由於遴選條件的關系,本部隊各梯次之間都有兩、三年間隔,學姊學妹制的
嚴重程度自不在話下。像我這種只是做兵的還好,軍官你就祈禱上輩子燒足好香,
不要一拔階就被學姊們盯上。

  來自九市十一縣的同袍之中絕對少不了那種不受控的火爆女,像我旁邊的郭
筱曉,她就是頂著大塊頭與志愿役的雙重加持在本來營區作威作福,對於受訓一
事也不放在眼里。這種人在車上特別愛現,還想事先拉幫結派去跟學姊對著干,
殊不知一下車面對的就是一群血脈賁張、殺氣騰騰的筋肉大陣仗,臨時籌組的烏
合之眾根本未戰先散。

  當你以為犧牲美貌鍛造出的完美肌肉足夠讓你橫行無阻於部隊時,學姊那比

  你整整高出一顆頭、筋肉加倍結實、渾身青筋浮起的虎豹之軀立刻就狠狠把你打

  回現實。就算擺出逞兇斗狠的表情,在學姊那張不曉得蹲了多久、干掉多少
人的猙獰五官前,看起來都像只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兵呈一路、鑣呈一路、槓呈一路,開始動作!】

  幾車的菜鳥啪啦啪啦地趕緊呈三線,兵官比例大約是六比三比一。本來充斥
全車的喧鬧氣氛在各自就定位后徹底消失。

  【現在開始拔階!拔階后十秒內卸裝,沒脫光的等著倒大楣??!】

  一路兩個學姊,走前面的一扯掉臂章,你就要以最快速度脫掉全身配件,就
算是衛生棉條也得拔出來。后面的學姊只等你一脫光就用麻繩牢牢地綁住你的雙
乳,緊到奶子整個腫起,好像氣球一樣鼓脹著,繩索咬得非常非常痛。

  每個人胸前都綁著兩顆渾圓大奶,黑黑的奶頭卻是大同小異,盡管如此大家
還是忍不住互看幾眼。本來氣勢凌人的筱曉閉上了她的嘴巴,因為她的超級大乳
暈吸引不少目光,連學姊捆完她的奶子都故意揉上一把。

  拔階完畢接著是身體檢查,大家重新排成六排、俯臥在地,一對對結實屁股
曝露在后方同袍視野內,任由戴上乳膠手套的學姊先后翻弄你的嘴巴、私處與屁
眼。如果你以為這只是公事公辦的檢查那就錯了。

  【嘴巴張大!叫你張大是聽不懂???再大一點!】

  【啊咕  !咕  咕嘔!噁嘔嘔嘔!】

  口腔檢查就是要挖到你吐,還義正詞嚴地說什么檢查喉嚨有無塞入異物。要
是學姊看你不順眼或太順眼,就一連讓你吐個好幾回、吐到雙眼滴淚還流鼻水。

  口腔部分檢查完畢,那只沾染嘔吐物的手接著就兩指并進、直戳私處。

  【學妹很緊嘛!哦,還濕了??!這樣插爽嗎?回答??!爽還是不爽?】

  不管你有沒有濕,她都會說你濕,然后要你回答爽不爽。我們都知道回答不
爽一定會被找麻煩,所以最先被問到的都只有一種答案:

  【報告學姊  很爽!】

  【我干破你娘的臭黑鮑!你爽個屁??!你同性戀??!】

  有了前面的炮灰供參考,后面的就輕松多了──才沒那回事。

  【學妹很濕喔!我都不知道自己技巧這么好耶!插得你爽不爽???】

  【報告學姊  不太爽!】

  【喔!學姊讓你的臭雞掰不爽了??!那真是對不起齁!這就插到你爽為止??!】

  回答不爽的下場,就是追加一根套上粗大顆粒環的電動按摩棒,直接插入乾
燥的陰道讓它在那邊呼呼地旋轉。不管你肌肉練得多大塊、肌膚多么堅不可摧,
小妹妹的承載力和一般女生都是半斤八兩,沒任何滋潤的大傢伙插進來簡直痛到
不行,遑論它還在那邊轉呀轉。這根按摩棒直到檢查完畢才會被拿下。

  肛門的情況和前面差不多,就是給學姊趁機摳來摳去,大部分都會觀察你的
屁眼是不是初次被開苞,只要你的反應能滿足學姊的嗜虐欲就安全通關,不過大
部分還是淪落至被挖到脫糞為止。

  所有人檢查完畢時,四周都充滿了大家的汗液、嘔吐物、淫水和糞便混合成
的臭味。學姊一聲令下,所有人集中在一塊,這時大家都偷偷瞄向彼此那給麻繩
勒成兩團紅肉的胸部,有些纏得特別緊的開始發紫了。

  忽然一陣強烈尿騷味吹向我們,學姊們抬來好幾桶不曉得放多久的臭尿,一
桶桶往大家身上潑,弄得所有人都一身激臭。但是比起澆遍全身的尿水,大家更
在意的是胸前的麻繩吸了水開始膨脹,發疼的雙乳被勒得更緊,許多人的胸部都
在幾分鐘內接二連三發紫。

  一對對瀕臨壞死的深紫色大奶淋上尿水后閃閃發亮,暗綠色的血管猛然浮起,
我們都痛到快昏過去,有些人甚至被勒到漏尿與脫糞。學姊們還在悠哉看著這一
幕,直到所有人幾乎都撐不住了,才愿意幫我們割斷麻繩。大家頓時東倒西歪、
挨著悶痛不已的雙乳迸出呻吟,所幸乳房終於還是慢慢恢復血色了。

  經過學姊們的拔階洗禮,我們這才重新以新兵身分展開傳說中的鳳凰訓。

  《泥地搏擊!》

  我們隊上有個叫正美的高個兒,不得不說她在這費洛蒙亂七八糟的營區算是
挺標緻的,這里的女兵有九成是中性或接近陽剛的臉蛋,她就是剩下那一成的天
之驕女。但我們都知道,你人一美就是婆的命,不是同梯共用就是長官御用,所
以正美不意外地成了學姊們的菜。正美給人印象最深的,是某次泥地搏擊。

  泥地搏擊是學姊們戲弄菜鳥的最佳課程,基本上沒有一次是合乎規則的公平
對打,學姊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她爽還可以拿板凳打爆你,新兵就只能裸體。不
過其實只要沒出現太嚴重的狀況,一般是不會被打出問題,畢竟學姊就是來玩你
的,她們也不想鬧出什么大麻煩。所以實際情況是我們輪流跟學姊互斗,你一定
要輸,就算必贏的場你還是要輸給她看,然后任她在你身上亂摸亂涂,搞不好還
一拳塞進你的鮑魚里。

  那天正美面對的是一根竹竿,大家看了都會在心里想干你娘這一看就不到六
十公斤是怎樣,但她還是贏了比她多上二十公斤的正美,因為她是學姊。正美整
個人被她壓制在灰色泥床上,上頭還有前幾個姊妹留下的愛液跟尿水,那個騷味
真的非常重,而正美結實的背肌就這樣壓在軟爛的臭泥巴上,被跨坐在她腹部上
的學姊命令呈M字開腿,當眾曝露她黑森林般的私處,一片烏黑中有顆粉紅色的
肥大陰蒂冒出頭來。

  【新兵楊正美!訓練失格!懇請學姊給予指導!】

  此時正美還中氣十足,縱然她已看過幾位姊妹被當眾玩弄的畫面,卻也束手
無策。只見竹竿學姊高舉右掌,下一瞬間就【啪!】地一聲甩向正美的陰蒂,她
整張臉瞬間繃緊,下體反射性地蠕動。

  【你動什么動??!我有準你動嗎!】

  【報告學姊  不敢了!】

  別說男生了,就是女生下體忽然遇襲,那也是痛到幾乎滿地打滾,何況是針
對陰蒂而來的掌擊呢?學姊當然不在乎正美有多痛,一掌接著一掌奮力給她呼下
去。

  啪!啪!

  掌擊聲開始密集傳出,我們光是聽手掌墜下時刮起的風聲就忍不住縮起小妹
妹了!

  【嗚  !嗚齁  !】

  差不多掌了十來下,我看正美也被甩麻了,麻掉之后是更痛的。她整張臉猙
獰在那兒,極力忍耐卻還是不禁喊叫出聲。十來下時是嗚嗚聲,到了二十多下則
變成野獸般的吼聲。

  【齁哦  !齁哦哦  !】

  被學姊掌擊陰蒂真的很痛,可是你越叫她就越想欺負你,這種嗜虐欲通常直
到弄出奇異的光景才會停止,比方說前面幾個就是被掌到漏尿與腿軟。像正美這
種耐力比較好的情況就不同了,她可以咬牙苦撐到三、四十下的時候才丑態畢露,
猛獸似的吼叫也來到嘶聲吶喊的極限。

  【嗚齁哦哦哦哦──!】

  正美在第四十五下掌擊后迸出綿長的悲鳴,筋肉賁張的雙腿已經歪七扭八了,
飽受凌遲的陰蒂卻一反眾人縮陰的情況,猶如小陽具般聳立起來!她那對渾圓爆
乳上的黑乳頭也如炮管似地挺直,整副女體呈現完全勃起之姿!我們看到她苦撐
到最后竟然是以勃起收場,都忍不住讚嘆正美的身體與意志力。但是當事人卻維
持勃起之姿吊起白眼、暈了過去,沾染灰泥的尿道口噴出淡金色熱尿,皺折深厚
的灰黑色屁眼也排出了黃褐色粗糞  

  學姊們見狀,趕緊圍上去確認正美的狀況,所幸她只是因為激烈性高潮而昏
厥,沒弄出一條人命。於是正美就被兩個吃過泥巴的姊妹扛去休息,她的淫水和
屎尿混在灰色泥水中翻攪,下一個新兵上前,繼續接受學姊的特訓。

  《嚴肅剛直!》

  在我們這里,按表操課是種福氣,不管拔階前事業干得多大、人脈伸得多廣,
學姊說你是衰鬼你就是衰鬼,衰鬼就別想貪圖享福。但是大家剛進去時,還是有
很皮的北七和勇於跟學姊對著干的北爛,那些人毛病一天不治好,雞犬都得電到
飛天。

  有次我們午餐吃不到三分鐘就被趕出去,脫到連集合場一地濕臭的內衣與衣
褲,所有人頂著毒辣的太陽起步就是一萬公尺。盛夏正午的沙灘跟烤盤沒啥兩樣,
一群還沒從午前操課恢復過來的女兵沿路揮灑熱汗,每個人每塊肌肉都在艷陽下
閃爍著油光。只要你不是開路先鋒,就得聞前方姊妹們飄出的汗臭,跑越后面汗
味越重,時不時還會吃進汗水。

  【海邊散步???瓊瑤女主角啊你們?再慢慢摸嘛!抓最后一個??!】

  這種突發【特訓】不會有學姊帶隊跑,跑起來卻比帶隊跑來得痛苦,每個人
都不愿落到隊伍后段去,因為最后一名的成績會影響全體下一階段所受的苦,所
以不管你跑得怎樣,只要是最后一名必定會被公干。

  我們一群人吹著黏黏熱熱的海風、吃著前面姊妹的臭汗,來回跑了四十多分
鐘,最后通通累垮在連集合場的水泥地上。稍早脫下的衣褲早就曬乾了,但汗臭
依然附在上頭,每個人搖搖晃晃地抵達終點后根本顧不了衣服在哪,濕答答的雙
腿踩到用某人衣褲標示的定點就當場累癱。這種時候喉嚨乾到簡直會咳出血,只
能用鼻孔大口大口換氣,就算灌入鼻腔的是姊妹們的臭衣褲味,你都會覺得那是
香的。

  等到墊底的衰鬼抵達現場,學姊們用大垃圾桶裝了三桶涼水放在隊伍中央,
飲水時間限時一分鐘。大家都像渴死鬼一樣沖向離自己最近的水桶,脫力的肌肉
與肌肉相互推擠,熬過撲鼻臭汗與緊密的肉體磨擦為的就是爭一口水。有些人在
長跑時漏尿或怎樣的,只要佔到前位就會趁機撈水清洗黏臭的下體,擼過尿垢鮑
魚或髒污肛門的手還給你反覆伸進桶子內,但是你根本沒時間去阻止她,哪怕整
桶水給好幾個姊妹摸過身體的手攪了又攪,不喝水你就是找死。

  【部隊注意!陳君!】

  【是  !】

  大家一聽到【部隊注意】紛紛停下動作,被點名的陳君搖晃著起身,挺起她
結實的胸膛,兩顆黑奶頭頂著艷陽翹首。學姊不客氣地甩拍她的胸部,巴掌重重
地落在陳君的奶頭上,甩得她五官緊皺。

  【墊底嘛,女主角嘛,說!你她媽散個步散了多久!】

  【報告學姊!四十九分  四十秒!】

  學姊們一人一腳踢翻幾乎撈盡的水桶,三個空桶子叩隆隆地滾出隊伍。

  【你們都聽到了??!臥跪挺腹預備!】

  大家急忙找到衣褲處就定位,三秒后,一聲哨響,全體整齊劃一地完成動作。
整整二十五分鐘,疲憊不堪的大夥就維持這姿勢給太陽直曬,一團團精壯拱起的
筋肉滿佈臭汗,整個連集合場充斥著女人的汗味與鮑魚臭。對,就算你前晚有幸
能好好清洗大腿內側,這種狀態下依然會飄出味道。如果旁邊是陳君那種陰道分
泌物超多的,那陣鮑魚味真的會讓人受不了想一拳打爆她。

  臥跪挺腹結束后休息三十秒,接著是仰臥挺身,同樣是二十五分鐘。每個人
的身體都被艷陽烤得熱烘烘,乾熱到奶頭和小妹妹不斷發癢,但是你的身體會記
住一個時間,那就是二十分鐘,只要超過這個時間,心頭馬上浮現四個大字【干
你陳君】。

  沒有人會去責備害大家被學姊叫去體能訓練的元兇,卻會怪罪像陳君這種一
萬公尺墊底的傢伙。我也說不上來自己是不是喜歡被學姊操、又討厭操出疲勞限
界的那種變態,反正軍中就是這么個歇斯底里的地方。

  《梅花梅花!》

  我們營區偶爾會迎來短暫的梅花季,通常男軍官是公事公辦,女軍官對我們
比較感興趣。有些外來軍官會想跟我們拉近距離,教官也好說話,於是就出現一
萬跑成三千、N度(取決於該軍官的耐操度)以上室內操課等好康。不過說到梅
花季最棒的節目,還是在於梅花本身。這就來說說某朵梅花降臨我們寢室的插曲。

  【全體通通有!立正!】

  班長一聲令下,姊妹們迅速在寢室走道兩側呈兩路站開,一個個縮腹挺胸、
精神抖擻,好像天空之城那群等候著出擊命令的機器人。然后就會看到跟在穆斯
卡班長身后的正妹少校露出希妲的表情,驚訝地望著一對對結實隆起的胸部延伸
到隊伍尾端。我們用眼角余光瞄她撲了粉的白臉蛋、梳齊頭發裸露出來的后頸、

  禁不起操的文書臀;她緊盯我們短T穿成緊身衣的精壯身材、兇猛地撐起布料的

  翹乳頭、頸肌鼓脹的粗脖;汗臭和體香沿路交纏,使這朵梅花宛如誤入虎穴
的綿羊。

  這位少校目測約一百七十公分,稍微有點肌肉,大概快六十公斤吧,年紀好
像還沒滿四十,至少打扮起來像個三十多歲的輕熟女,然而她站在我們面前卻像
個瘦弱小女生,再加上她的容貌不是一群男人婆可以比擬的,許多姊妹都受不了
而蠢蠢欲動。很可惜的是你動她一根汗毛就準備退訓,所以大家充其量只能視奸
一番,不敢真正毛手毛腳。

  不過,插曲之所以是插曲,就表示它有其特別之處。

  這朵惹人心癢的梅花沒有被我們的氣勢與味道嚇跑,反而做出連穆斯卡班長
都大感意外的舉動──她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個姊妹的胸膛,說了句:【好壯哦!】
臉上還掛著紅暈呢。我們整室的女兵就站好好地給她從隊伍尾端摸回來。我還記
得那只被筋肉溫暖了的玉手撫到我胸口時那種柔軟又酥麻的感覺,這是絕對不可
能從婆身上感受到的。

  當晚洗澡時梅花又出現了,她很自豪地說自己的肌肉不比鳳凰姊妹差,但是
只要你稍微把眼神從她那身小兒科的肌肉與靠北大的奶子移開,就會發現這女人
怪怪的。不客氣地說,她大概迷戀這種健美肌肉吧!雖然在場大家都是女生,大
部分都因為打藥關系有點陽剛味,或許這就是吸引到這朵梅花的主要原因。

  輪到我們進去洗的時候,我小虧了一下身旁的正美:

  【欸正美,看到沒,那種才叫婆啦!】

  【干你娘!你以為我喜歡當婆喔?】

  管她喜不喜歡,重點是梅花身材真的不錯,就是那種有點肌肉的運動型,而
且乳房超大。在這里大家不會覺得彼此的黑奶頭有啥好看,但是你看到梅花那對
雪白巨乳上的黑乳頭,那就是一個騷字!同理,我們才懶得管彼此的鮑魚形狀怎
樣、有毛還是沒毛,可是梅花的黑森林就是騷,騷到女人看了都會濕!

  【媽的真騷,想干!】

  【北爛喔,拿你的小懶叫去干呀!】

  正美趁機扯弄我的陰蒂,我們在水池邊沒營養地互相扯罵了幾下,直到旁邊
的姊妹看不下去出聲制止:

  【你們兩個靠北唷,不想被電就快洗啦!】

  雖然梅花很養眼,我們的洗澡時間卻跟往常一樣,也只能眼睛吃冰淇淋、身
體沖沖涼水,然后趕緊和下一批姊妹交換。梅花還真的從首批看到末批,一飽眼
福后才跟著出浴。當晚梅花就飄離了營區,留下我們這群精力旺盛又無處可宣泄
的女兵,直到睡前我們都還聽得見鄰床傳來窸窸窣窣和滋啾滋啾的聲音。

  后來我們聽學姊說,那朵梅花幾乎兩三個月就會來我們營區一趟,大多數時
候都是來找她比較熟的學姊們。至於具體都做了些什么,就不是我們這群菜逼八
能探聽到的事情了。

  《金剛不壞!》

  常聽到人家取笑電視上的大塊肌沒三小路用,我們進部隊沒多久也被藉此羞
辱了一番,要想擺脫外強中乾的罵名,就得全方位提升自己,其中最困難的一項
叫做性能力。而我們隊上有個自信滿滿的大塊頭叫詹孟汝,她很愛炫耀自己的打
炮經驗,頭一回夜間裸訓她就笑開懷了。

  【三小啦!這不是超簡單嗎!我先上,你們這些臭雞掰看好??!】

  孟汝對自己的身材非常有自信,她身上有著明顯的泳裝曬痕,古銅色筋肉中
浮現出淡色的比基尼痕跡。很多人情場不順又得聽她喇迪賽所以不太爽她,可是
比起孟汝的干話,學姊們的囂張態度更令人發指,大家多少還是希望她能讓學姊
們難堪一回。

  我們在沙灘上圍成三個圓圈,孟汝和其她兩個看起來也算戰力的姊妹擔任先
鋒,她們站在圓圈中央,一張薄巾前遮鮑魚、后擋屁眼,即使有白巾擋住,她們
的陰部和肛門形狀仍然一清二楚。各自握牢后,學姊們拿來大把軟毛刷,三組人
員一前一后就定位,開始一陣猛烈的刷弄。

  孟汝她們很快就面露難色,因為手中的薄巾根本沒啥防護力可言,刷毛幾乎
是直接壓著整個鮑魚刷來刷去,不一會兒便讓她們痛到下意識彎身。肛門也不例
外,無論有沒有過肛交經驗,在學姊猛刷之下,一個個肛門都痛得提肛縮緊,但
是這么做完全沒用,學姊還是能扳開屁股肉刷到她們屁眼開花。

  【咕  咕嗚嗚!嗚呼嗚嗚  !】

  【嗚齁  !齁哦哦  !】

  【噗  噗咕!咕齁  !】

  忍耐到極限的三人,五官紛紛緊皺,各自發出了強忍性器、肛門雙重劇痛的
呻吟。如果在過程中痛到不小心松開手,刷毛也不會給予她們重整態勢的機會,
直接抵住私處或屁眼繼續來回刷弄;要是不趕緊在刷毛攻勢下撿起白巾來擋好,
刷到破皮流血就是自己的問題了。

  這種刷前面的叫【鮑魚澡】,刷后面的叫【黑輪澡】,還有一種破壞力更強
的,叫做【豌豆公主】──就是要我們自行握住肥大的陰蒂,保護好蒂頭以外的
部分,讓覆著薄巾的軟毛刷直擊小龜頭似的蒂頭。通常只要豌豆公主一出,就是
全場哀嚎。

  【嗯齁哦哦哦哦!】

  【嗚噫欸欸欸!】

  【咯、咯哦哦哦!】

  【噫嘿  !噫嘿欸  !】

 不管是打炮經驗豐富的孟汝、學姊們的盤中飧正美、不起眼的陳君、還是我

  這種稍微對體能有點信心的女兵,都是伴隨刷弄聲跟著扯嗓子吼叫的下場,
沒有一個人不拜倒在豌豆公主的淫威下。不管你是爽到癱軟還是痛到脫力、不管
你當學姊的面泄了幾次,她們總有辦法讓你在陰蒂不受傷之余持續給予莫大的精
神傷害。

  兩個小時的訓練結束后,沙灘上充滿了汗水、愛液、尿汁,甚至連大便都有,
途中受不了折磨倒地的、口吐白沫的、翻白眼的也都有,不難想像大夥到底受到
多可怕的折磨,而這僅僅只是其中一項訓練而已。

  直到結訓前,我依然相信金剛不壞之身這種話還是聽聽就好!

  《提肛會神!》

  接著來說說另一項最常被學姊拿來戲弄我們的把戲,叫做【屁拉提肛】。不
曉得是哪個沒品味的學姊起的名,基本上跟皮拉提斯完全無關,就只是個訓練完
逼你不得不做提肛運動的玩意。

  通常這會伴隨夜間一萬公尺帶隊跑,學姊們先大量消耗掉我們的體力,跑完
后只讓我們休息、飲水共一分鐘,接著兩兩一組,各自領取長達三十公分、粗三
點五公分的雙頭龍,沾上潤滑液后就插入對方肛門內;然后兩人左右貼肩,一人
面北、一人朝南,上半身前傾三十度,手握對方肛門插著的雙頭龍開始抽插,每
一下都要讓手撞響對方的屁股。連集合場登時響起廣泛的噗啾、噗啾聲,眾姊妹
肛門都處於擴張與抽插狀態,喘息聲讓這荒唐的一幕變得瘋狂。

  【呼嗚  !呼嗚  !】

  【嗚呵!嗚嗚  !】

  【嘶呼  !嘶呵  嘶呵  !】

  雙頭龍的長度是固定的,握在手中的部分大概有八到十公分,因此肛門內的
棒身會維持在最長二十公分左右。你必須忍受二十公分的假陽具在屁眼內來回抽
插,一條棒子貫通肛門、直腸后抵達結腸,直到括約肌終於開始習慣這根棒子的
尺寸以及活塞運動時,其實不過才十分鐘。此時哨音響起,肛門痠痛的眾人聆聽
學姊口號,奮力抽出彼此屁眼內的雙頭龍。又是一陣哀鴻遍野。

  【咕嗚欸  !】

  【哦噫  !】

  【齁哦哦  !】

  大家叫得像小姑娘似的,有些人肛門比較弱的還脫糞了,但學姊才不管這些,
拎著桶子沿路回收用過的雙頭龍,而我們就把握這機會讓肛門稍事休息。

  【新兵楊正美!肛門狀態良好!沒有糞便!】

  【新兵郭筱曉!肛門狀態良好!脫糞!】

  輪到自己回收時要一并大喊同組姊妹的狀態,肛門狀態則是除非你血流成河,
不然就算有一點撕裂傷也只能報良好。脫糞的有無會決定當事人是否列入觀察名
單,登記在案的往后有得受了。

  回收完畢接著發放大一號的雙頭龍:長三十五公分、粗四公分,同樣動作,
同樣時間,繼續抽插。

  【哦齁  !哦齁  !】

  【咕  !咕嗚  !】

  【嗚齁、齁哦哦  !】

  這時候已經有些人姿勢開始亂了,主因在於一萬公尺損耗的體力太多,導致
肛門負荷力變差,當塞入體內的棒身尺寸稍微增大一號,就讓人感到加倍難受。

  亂歸亂,大家還是硬給它撐過去,直到哨音響起都沒有一人脫隊。但是當我
們噗滋滋地抽出彼此體內的雙頭龍時,那個叫聲可是相當具有震撼力。

  【哦齁哦哦!】

  【咕呃欸欸欸!】

  【嗚齁哦哦哦!】

  這回脫糞人數變多了,也開始出現小便失禁的情況。有些姊妹在這階段脫肛
了,腸汁沿著鮮紅的腸花滴落水泥地,與先前脫出的糞便混在一塊飄出惡臭。

  接下來是最后的重頭戲:長四十公分、粗四點五公分,同樣動作,同樣時間,
繼續抽插。

  【哦啊啊  !】

  【嘶呃  嘶!】

  【咕  咕努  !】

  到了這階段,不管再遲鈍的人都會清楚感受到粗壯的棒身塞爆了直腸、進而
將這股壓力盡數往結腸深處傾泄的異樣快感。大家都在彼此手中感受著腸道被戳
頂、刮弄、探索著的奇妙感覺,相互掌握著對方肛門的姊妹小心翼翼地深入彼此,
探尋到逆向進入結腸的開口后,便如同撐開并磨蹭著括約肌那般,開始進攻這個
敏感的缺口。因為必須在維持抽插的同時確保安全,每個人都不得不全神貫注在
搗弄彼此的屁眼上。

  你既能感受到肛門深處正受制於足以信賴的姊妹,又能透過手中的雙頭龍抵
達姊妹的深處,命懸一線的兩人甚至聽不見學姊的怒罵、聞不到外人的體液臭味,
就只有彼此存在於各自的世界中。這就是所謂的全神貫注。

 當哨音打破兩兩一對的抽插循環、命令眾人將彼此肛門內那條三十多公分長

  的異物拉出時,歷經三十多分鐘、多達三種尺寸的雙頭龍侵犯,大家幾乎都
脫肛了。沒脫肛的也會被學姊追加攻擊到脫肛為止??傊信珘训钠ü芍?br/>間都得夾著一團滴汁的腸花。

  【新兵詹孟汝!脫肛完畢!脫糞!】

  【新兵陳君!脫肛完畢!脫糞!】

  就這樣,每組輪流大聲報告完畢后就地解散,把握時間將下體清潔乾凈,有
傷的就擦個藥,然后回到自己床上去做提肛運動。接下來幾天也都要時時刻刻提
醒自己沒事提個肛,否則日后的脫糞檢查被查出哪個女兵是拉個屎就脫肛的大屁
眼,大家又有得受了!

  《退訓回避!》

  和一群擺明要操死你的學姊相比,不同系統出身的大奶輔仔堪稱本訓最后的
良心,無論何時她都愿意傾聽我們的聲音,所以大家最喜歡她留守的日子。不管
受到多么大的委屈,只要和輔仔這個心存良知的常識人見上一面,包你哭著過去
笑著回來。但是如果你一個不小心,這訓就會順便給她退掉了。比方說陳君那個
低能兒。

  【我就知道,比起這里我更適合外面的天空!還是輔仔懂我!】

  輔仔關前走一遭,陳君輕飄飄地飄回來就迫不及待跟我們分享輔仔如何溫柔
地安慰她、開導她,最后讓她心花怒放地決定退訓離開這里。你問她到底為什么
要退,她就跟你答她適合外面,還不忘補上一句:輔仔懂我!

  當晚陳君就滾回原部隊去了,只因為被學姊日常電個一下。她是第六個離開
這里的,還有一個叫葉什么的也是被輔仔柔到心坎里而決定【好好對自己】,另
外四個則是因傷退訓。

  其實我們也不是不能理解陳君的心情,這個地方就算全臺大停電也從來不缺
電,咬緊牙關撐不過去,大不了利用輔仔的溫柔回個血,交情好一點還可以揉兩
粒呢。不過要是被腦袋太過正常、正常到在這營區反而像是異類的輔仔給順利勸
退,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結訓那天我要為陳君報仇!正美,讓我練習揉爆之術!】

  【供三??!滾啦!】

  【我她媽揉爆歐歐歐歐──!】

  【欸干!要爆掉惹痾痾阿阿阿  !】

  如果沒辦法大義凜然地說服自己連著姊妹的份拼下去,好歹也要為了揉爆輔
仔的ㄋㄟㄋㄟ待到結訓吧!

               
【完】


[email protected]
平特复式连怎么赔